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呜哇挚友请慢一点!

茨木很喜欢骑自行车,并不是多专业的,只是单纯喜欢骑车时那种感觉。

每天晚上茨木就喜欢到附近一条没什么车的公路上去骑一会儿车,从来没遇到过什么人,在宁静的夜空里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茨木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啦。

后来茨木上了大学,很久没来这里骑车。那天放长假茨木把车从学校带了回来,终于有机会又去那里骑车。

等茨木骑着车到了那条公路,却是老远看到一个红发的“杀马特”骑着车飞驰而过,“杀马特”张扬的红发仿佛黑夜中燃烧的火焰。

茨木一下子来了兴趣,他骑着车追上了那个“杀马特”,才发现那人只是扎了个马尾头发比较飞扬而已。

这个人看起来也挺强壮的,却不是夸张的肌肉,穿着白背心,胸肌饱满,肌肉看起来线条流畅而不突兀。那双修长的腿有力而迅速地蹬着车蹬。

茨木一下子就被他折服了。

红头发骑得很快,茨木追着他都有些吃力,他将自行车又调快了一档,追在红头发后面喊一声“可以交个朋友吗?”

红头发在前面路口停了下来,“你小子怎么一见面要交朋友?有意思,本大爷叫酒吞,你呢?”

茨木热切的目光扫视了酒吞全身,酒吞有一种成为猎物的感觉“吾是茨木!你骑自行车的样子真是太棒了!不论是骑车速度还是骑车的动作真的都令人着迷!没想到还有人喜欢来这里骑车!志同道合的朋友啊吾可以称你为吾的挚友吗!”

酒吞对这个热情的家伙有些无语“随便你啦,本大爷再骑两圈就回去了,你自己去骑吧”

“那吾可以和挚友一起吗?”茨木眼睛发光地看着酒吞。

这小子眼睛是金色的,可真好看,酒吞看着路灯下茨木闪闪发光的双眼想着。

但他还是拒绝了茨木“不要,本大爷就要回去了,你才刚来吧,自己骑会儿”

茨木很失望地低下了头,酒吞看着这样子突然有些罪恶感。

后来茨木发现酒吞居然是他大学的学长,还是校篮球队的。

茨木以前篮球打的也挺不错,刚上大学还不适应所以也就没有加入这些。不过既然他亲爱的挚友在篮球队里,他当然也要追随挚友的步伐。

茨木很容易地加入了篮球队,每天和酒吞在球场上挥汗如雨,休息的时候茨木会给他的挚友拿水拿毛巾,顺便夸夸他的挚友“挚友不论是运球还是投篮动作都是无比标准漂亮有力!真不愧是吾最爱的酒吞!”如此云云。开始酒吞还会被茨木这毫无保留的夸赞吓到呛水,后来就习惯了,甚至还有点喜欢茨木夸他的时候认真盯着他闪闪发光的金瞳和他脸上雀跃的表情。

那一天和隔壁大学的打比赛,没想到对面出阴招,在裁判看不到的角度狠踩了茨木一脚,还攻击了茨木的腿弯。茨木当即疼的摔倒在地上。酒吞看到茨木摔倒了不假思索的把刚拿到的球抛到场外冲到茨木身边,裁判也赶紧叫停了比赛。

“怎么样?”酒吞着急地问茨木。

茨木的表情很痛苦,但看到酒吞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的啦,挚友不用担心吾,赶紧继续比赛吧,吾休息一下就好了”

茨木这个样子酒吞也没办法用心继续比赛了,但是裁判让他们换了替补继续,校医也抬着担架来把茨木抬走了,茨木还给酒吞留了个鼓励的笑容。很明显是对面动的手,酒吞不遗余力地打败了对面,后半场比赛竟是没让对面进一颗球。

比赛一完酒吞就到医务室去看茨木。

“怎么样?”

“吾说过没事儿的吧,只是腿关节肿了而已,消肿了就好了。”

酒吞掀开茨木脚那头的被子,就看到茨木的脚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不止腿关节肿了啊,你看你脚都成什么样了,幸好没骨折。笨蛋,怎么不躲开啊”

茨木倒是有些激动和兴奋“挚友是在关心吾吗?”

酒吞有些脸红,他转过头去“你这家伙,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酒吞走出去上厕所,等他洗完手却是看到那个伤害了茨木的人从厕所里走出来,那个人看到酒吞露出了一个挑衅的微笑“赢了又怎么样,你们队那个家伙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吧,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呢”酒吞怒不可知,一拳就向那个人挥过去“混蛋!”

那个人一拳就被酒吞打晕在地。

酒吞:…

干脆就让这个讨厌的人躺在厕所的地上,酒吞又回去找茨木。

后来茨木的伤慢慢好了,他又想去骑车,酒吞觉得茨木还要休养一段时间免得真的如那人所说留下什么后遗症。于是干脆他骑车带茨木。

一个长下坡,酒吞没有捏刹车,茨木被风吹的有点傻,他只好把脸靠在酒吞背上让酒吞挡着风。感觉茨木温暖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酒吞突然有一种想要谈个恋爱的冲动。

越来越快的车速让茨木有些担心“挚友啊…”他的声音一说出来就被风吹散了,酒吞没有听清楚,他大声的喊道“你说什么?”茨木索性凑到酒吞耳边说“会不会太快了啊?”灼热的气息喷在酒吞耳边让他有些心痒痒。

“前面有减速带不用担心车速的,快一点过减速带还可以飞起来一下!”

过减速带的时候茨木颠簸得甚至离开了自行车后座,没想到的是车速一下子加快了很多“呜哇太快了啊挚友!”茨木一下子抱紧了酒吞的腰,酒吞被茨木抱得很幸福。

终于是到了坡底,酒吞慢慢停下了车,回头看着茨木被风吹得凌乱的白发,揉了揉茨木的头顶,茨木很受用。

“开心吗?”
“开心!”
“爽吗?”
“爽!”
“喜欢本大爷吗?”
“喜欢!”
“要和本大爷交往吗?”
“要!”

不假思索地回答了酒吞的问题,茨木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着急地想要解释却直接被酒吞堵住了嘴“笨蛋,别说话,闭眼。”

——————————————————
日语的话回答应该都是“是是是”就很容易答顺嘴了

没有把红叶小姐姐拉出来溜溜ಥ_ಥ

现在骑自行车好危险哦在路边停一会儿都怕有人往坐垫上插针

评论(6)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