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你个小妖精

#emmm……上学期的语文作业改了个人名 林冲那篇的续写

#酒吞人类 茨木山间精怪

#emmm酒吞只是进城买了打猎得来的毛皮然后回家而已。

且说酒吞走在山路上,踏着满地的碎琼乱玉留下一串脚印,又被风雪盖过。枯枝上堆满了积雪,呼啸的寒风中时常夹杂着雪压断树枝的声音。

忽然,酒吞听得旁边林子中似乎传来细细的哭声,他穿过草丛,见雪地上坐着一少年。那少年穿着粗布衣裳,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算是颇为单薄,身材纤细,模样倒是十分俊俏,面庞白净,明眸皓齿。

酒吞走上前道“大冷天的小兄弟坐在这雪地里是咋了?”

那少年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望着酒吞道“这位壮士,我这是把脚扭了。这般大的雪,我今个怕是要冻死在这里。”少年说完,又低头掩面而泣。

酒吞看着少年落泪的样子,一拍胸口“小兄弟莫怕,让我来送你一程。不知小兄弟住哪儿?”

少年闻言抬头望着酒吞,破涕为笑“多谢壮士,我家也算不得远。”少年抬手一直,指向林子深处,酒吞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看去,却是一片密密的林子,那可不像有人住的地方,酒吞不免心生疑惑,却又听少年继续说道“穿过那片林子就到了。今日若不是遇见壮士,我不是冻死在这儿,便是被畜生叼去。”

听得少年这番话,酒吞压下疑惑,摆了摆手,蹲下来一下子扭正了少年的伤脚,少年也是忍着没出声,又从包袱里拿出伤药给少年敷上,然后将少年打横抱起“小兄弟莫要言谢,不过举手之劳”少年被他突然抱起,羞红了脸“壮士快放下我,莫要累着壮士,我自个儿也还能走,只是要麻烦壮士扶着些”

酒吞笑了笑,掂量了一下少年道“不碍事儿,这样也快些。再者小兄弟也是甚轻,身子骨怕是不行,好男儿不该如此,小兄弟还得多活动活动。”

少年靠着酒吞宽厚的胸膛,再看看自己弱不禁风的身板儿,羞愧的红了脸,把脸埋向林冲胸前不让酒吞看,还羞愤的轻锤了几下酒吞胸口。酒吞见少年羞涩的样子,大笑几声,加快了脚步,却没见少年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穿过小树林果真见到了少年所说的屋子,少年却在他怀中低低抽泣起来,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少年,问道“小兄弟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脚又疼了?”

少年抽泣着说“还请壮士莫怪,这是我叔叔婶婶家里。我幼年失怙,母亲又改嫁,便住在此处。他们整日使唤我又不给我吃饱饭,到了这天寒的日子便支使我出去找吃的,我一个不小心把脚扭了,遇见壮士便动了坏心思,想哄壮士送我回来然后抢走壮士的吃食,免得什么都没找回来又是一顿毒打。但壮士这般良善我心里羞愧难当。”说到这里,少年已是泣不成声。

酒吞大怒“还有这般的叔婶,我今日便替你讨这公道。”

酒吞抱着少年走到门前,却是听见门里传来男女交谈的声音,那女声听着尖酸刻薄“那小兔崽子怎地还不回来弄饭?莫不是要饿死婶子我?可怜我拉扯了他十多年,竟是养了头白眼狼。”

那男声也是听着奸诈“那小兔崽子怕是冻死在外边了,还不是你,偏要折腾他这一下,这大雪天的找什么吃食,备下的粮食还不够你吃的?不过也好,倒是剩下一份口粮,只是少了个使唤的人。臭婆娘,还不去弄饭”

酒吞听到这里是怒不可知,少年也哭得浑身发抖,瑟缩在酒吞怀里。酒吞一脚踹开门,将少年放下,那女人本骂骂咧咧地朝着灶房走去,听到酒吞踹门也是一愣。酒吞已是不由分说一拳将男人打倒在地,那女人惊呼出声“你是哪里来的混账,在这儿撒野”虽说是不打女人,但酒吞也受不了这尖酸刻薄的臭娘们儿,一巴掌打过去,女人飞了出去,晕死在地上。那男人也是被酒吞打懵了,倒在地上,酒吞又踹了两脚,男人彻底昏死过去。

酒吞从屋里找来厚实的棉衣给少年裹上,又抱起少年,将少年带到大路上后说道“你且往那边去,找那李小二的茶酒店,说是酒吞让你过去的。你这般勤快该是能得个差事过活。”少年却是诡异一笑,一挥手,一片白光之中少年的身材慢慢变得高大起来,却是变成了一个穿着盔甲的白发高大妖怪,头上双角,一角已经折断,没有右臂,脸庞却还是和先前的少年一样稚嫩。

酒吞瞳孔猛地缩了缩“你这是?!”

那妖怪笑了笑“挚友莫不是记不得我了。我是你幼时救的一只鹿子,”妖怪歪了歪头,“其实我不是什么鹿,我是山间的妖怪,刚化形时却被另一大妖所害,又化为原型,被挚友认作鹿子带回去养。后来我回到山林里又化形,却伤了根基,今日遇见你开始没认出来,只想着像往日一样将人骗到山林里然后吃掉,但是挚友抱起我那一下闻着味道我就认出你来了,便幻化出那对夫妇看看挚友是不是还如当年那般善良。”

酒吞好不容易接受了少年是个妖怪的事实,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何唤我挚友?”

妖怪回答道“我的名字是茨木,打你救了我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你是我的挚友了。”

酒吞回忆起了当时他救的那只鹿,头上断了一只角,前蹄也断了一只,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一个妖怪。

不知怎么,酒吞脑海里又浮现了少年在他怀里羞红脸的样子,他鬼使神差地说道“那你现在跟我一起回去吗?”

茨木欢快地点了点头“当然要!话说刚才挚友踹门还有打倒那对夫妇的身影还真是迷人,不愧是我深爱的挚友,尤其是刚才挚友抱起我那一下,挚友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的气味简直让我想把身体交给挚友支配……”

酒吞听着茨木不停的吹他有些无可奈何,他转身朝前面走去,茨木一愣。

“还不跟上来”传来酒吞似乎不情愿的声音,茨木连忙追上去“嘿嘿挚友真的超级厉害连走路都比常人更加有气势……”

——————————————————————
老是不小心打成林冲
本来是猫妖但是猫又不长角

话说我同学脑洞才厉害,林冲为什么叫豹子头呢,因为他娶了雪豹国的公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师念这个同学的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雪女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