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草木皆吞

茨木喜欢同在校篮球队的酒吞学长。

那天茨木发烧,到体育馆来请假。刚推开门走进去就有一个篮球迎面飞过来。要是平时茨木肯定一下就躲开了,但是发着高烧,整个人晕乎乎的,完全反应不过来。

然后酒吞就出现了,张扬的红发像一团火焰瞬间出现在茨木面前。酒吞挡在茨木前面一下子接下球。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儿。茨木依然处于呆愣状态。直到酒吞喊了他好几声“同学”才回过神来。

“啊,谢谢…”声音因为生病变得沙哑,语气也不复平时的坚定。

“同学你还好吗?你好像病的很严重。你来这里做什么?”酒吞关心地问道。

“啊…我是篮球队的…今天生病了来请假…”茨木声音有点小,酒吞勉强听清楚了。

“哦好的我帮你请假就是了,现在我先带你去医务室吧,等会儿别烧傻了。”酒吞点了点头走过来扶茨木。茨木本来就站不太稳了,有酒吞扶着他干脆整个人靠在酒吞身上。

酒吞一愣,无奈地摇摇头,半扶半抱地把茨木带到了医务室“你也是,烧的这么严重还来什么啊,打个电话不就是了……”茨木迷迷糊糊得回应着“嗯…嗯…”

酒吞直到茨木输完液退了烧把茨木送回寝室才离开。

第二天茨木才知道酒吞也是篮球队的,之前出国训练上个星期才回来。

后来茨木想起来,大概那一团火焰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从此再移不开眼。

大家一直起哄说茨木喜欢酒吞。每次茨木都会生气地反驳“我只拿挚友当朋友,可没别的心思。”辩驳完他又偷偷去看酒吞的反应。见酒吞没在意他才舒了口气。

他倒是没什么,只希望挚友不要生气。毕竟挚友可是笔直笔直的,还喜欢校花红叶。直男大概都会喜欢红叶那样美丽高贵的女生,即使红叶痴情于老师晴明也只会给她加分。如果让挚友知道自己喜欢他,定觉得恶心。想想被酒吞讨厌的情景,茨木就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后来茨木在某宝发现了一家某位不知名人士的店,这家店里有不少新奇的好东西,茨木大开眼界。

观望许久后,gay茨终于下单了。这是这家店新推出的产品,药水无色无味儿,喝下的人会在睡觉起来后忘记从喝下药水到醒来之前的所有事儿。好评如潮,圆了不少暗恋者的梦。茨木决定试一试,给挚友表个白。若是成功了,即便挚友忘记了,第二天又来一次就是了。若是失败了…挚友也忘记了,还可以做朋友。

从快递包裹里拿出药水时茨木那双投篮精准无比的手都在颤抖。他将药水收好,等待时机。

直到这次大学联赛夺得冠军,茨木才重新将药水拿出来。大家去喝酒唱k,茨木醉得不行,酒吞只好先送他回家。茨木又说不清家的位置,酒吞只好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个房间。他把茨木搬到床上,倒了两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又去卫生间洗了个脸。

等酒吞一进卫生间,茨木马上坐起来,哪还有刚才烂醉的样子,他飞快地将药水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半靠着墙坐在床上。

酒吞刚要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切。他没有声张,提起水壶走了过去“清醒了些吗,来,喝杯水”说着酒吞拿起桌上一杯水给茨木,正好是没药的那杯。

也许是心虚紧张,茨木的脸通红,他感觉面颊发烫,看到酒吞没有拿下药那杯水便放心地喝了下去,清凉的水流过喉咙,茨木舒服地眯上了眼睛。听到酒吞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又倒了杯水端给他“再喝一杯吧,酒喝多了小心头疼”茨木也喝下了。

然后他睁开眼,看着另一杯水“挚友也喝点水,你刚才也替我喝了不少”酒吞便端起水杯,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

见到酒吞终于喝下了那杯水,茨木长舒了一口气,他坐正了,认真地看着酒吞“挚友,我跟你说个事儿”

酒吞点了点头“你说”

“挚友…我…我…”尽管酒吞明天就会忘记今晚发生的事,茨木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他害怕被酒吞拒绝,甚至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尽管他平时不小心说些什么把身体交给挚友支配这种话,也勉强用队员服从队长命令解释过去了。

酒吞笑了笑“我什么我你什么你,你怎么了?莫不是喜欢本大爷?”

目的一下子被酒吞戳穿,茨木一瞬间惊慌地低下了头,他仍然感觉到酒吞盯着他,目光灼灼,他被“烫”的浑身发冷。挚友果然知道啊,他现在该是以怎样的目光盯着我,还是厌恶恶心的吧。

酒吞见到茨木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叹了口气,大手抚上茨木的发顶,白而柔软的短发手感颇好“正好啊,本大爷也喜欢你”

“啊”茨木大脑一片空白,却直接被酒吞推到在床上。

然后便是钻木取火入木三分,酒吞前头万木春。

第二天酒吞特意起了个大早去给茨木买早饭买药膏。

等他回来却不见茨木踪影。他有些恼怒和担心,小朋友这个样子还能往哪里跑。拿起手机一个电话打给茨木。

茨木下了出租回家倒在床上,听到手机铃响,看着屏幕上闪闪发光的挚友两个字,茨木却是苦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今天早上起来却是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酒店里,身上斑驳的痕迹和他快要断掉的腰让他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一定不是挚友吧,他可是个笔直的直男。对发生了什么毫无印象的茨木确定自己喝错了水,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会错。

昨晚是挚友送他来的,担心挚友早上来找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的茨木强忍着不适起身穿好衣服出门打车回家。由于酒吞开的房茨木也就等酒吞自己来退房退押金了。

茨木躺在床上心里很乱,他的身体和心都是属于酒吞的,想到自己的身体不能完整的交给酒吞,茨木有些恶心。

后面几天茨木都没有来篮球队,大家都说一定是酒吞把人折腾的下不了床。酒吞无话可说,小朋友这几天都躲着他,电话不接,问到地址去他家找他敲了半天门也没用人应。酒吞觉得很奇怪,茨木含羞也不该害羞这么久吧,茨木那天那个样子跑了也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上药,酒吞很清楚茨木被他做的多狠。他有些后悔,尽管茨木那晚太热情了他也该节制。还不知道茨木下的那个药是个什么作用。

傍晚酒吞干脆跑到茨木家旁边蹲茨木。

赶走不知第多少只蚊子身上被咬了多少包后酒吞终于看到茨木出来倒垃圾了。小朋友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仔细看走路还有点点异样,看到茨木这个样子,酒吞简直想狠狠扇自己一耳刮子。

他走过去堵住了要进门的茨木,茨木看到他一愣,然后有些想逃跑,酒吞拉住了他,将茨木拉进屋里关上门,将茨木困在他的手臂和墙壁之间,盯着茨木说“为什么躲本大爷?”

茨木偏过头躲闪着酒吞的目光一言不发。

酒吞看到茨木这样子,目光一冷,握紧拳头对着墙猛地一捶,吓了茨木一跳,他连忙去看酒吞的手,酒吞却狠狠地亲了茨木一口,茨木被他亲的发懵,听见酒吞继续恨恨地说“不是你承认喜欢本大爷的吗?做完就跑?本大爷还不够努力啊你还能跑,你到底喜不喜欢本大爷?还是只是想做那么一次?”酒吞想到茨木或许也是这么对他的其他“炮友”就生气,他又狠狠地锤了一下墙壁。

茨木连忙心疼地捧着酒吞发红的手吹了吹“我不喜欢挚友”酒吞眉毛一挑,尽管他的眉毛微不可见“嗯?”茨木补充道“我深爱着挚友啊”酒吞满意的点了点头,揉了揉茨木的发顶。

茨木没想到自己还是表了白,还成功了,他还是把自己的身体和心都交给了自己最爱的人。

除了酒吞又还有谁可以让茨木臣服呢。

草木皆吞。

————————————————
用了超喜欢的@九月间太太的巫蛊师的梗owo

评论(22)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