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狗博】海不会不蓝,我不会不在

源博雅和大天狗从小一起长大,大天狗觉着源博雅积极向上努力而有活力。他喜欢源博雅对强大的追求。

两人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班,后来也上了同一所大学。成绩也好体育也好,一直不分上下。

情不知所起。草长莺飞的春天,樱花烂漫。两人如同往年一般,提着酒到山顶那个最大的樱花树下对饮。

饮着清酒,源博雅拿出了竹笛。两人的默契毋庸置疑,大天狗也拿出了笛子。曲声清幽婉转,樱花浅粉色的花瓣在空中纷飞。

两人互相凝望着,眼中的情谊早已不用言说。一曲终罢,两人依然久久凝望,少时,源博雅才反应过来,有些别扭地侧过脸,脸上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怎么回事,泛起如樱般浅浅的红晕。“大天狗你啊,看什么看”

大天狗却什么都没说,直接上前拉住源博雅一只手,然后就亲了上去。源博雅没想到大天狗来这一出,可怕的是他却没有一点想要躲开的想法。大天狗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嘴唇就离开了,然后认真地看着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源博雅看着大天狗的脸,唇上似乎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大天狗的嘴唇很薄,颜色是浅浅的樱色,源博雅差点忍不住又亲回去。他轻咳一声,“你…你这是干什么”

大天狗轻笑着说“喜欢你啊”他本就是个坦率的人。

源博雅却是没想到大天狗这么直接,“啊…嗯…好吧”

支支吾吾地就答应了。

大天狗嘴角微笑更甚,他喝了一口酒,扣住源博雅的后脑勺,又亲了上去,清冽的酒水和大天狗温柔的唇舌让源博雅有些迷醉,不自觉地回应起来,亲吻渐渐变得激烈,等停下来两人已有些气喘。

粉色啊,恋爱的颜色。

源博雅在大天狗面前是沉稳的,就算算不上沉稳,也是可靠的。

然而这天大天狗回寝室却听到晴明他们议论说“哎源博雅啊,真的是个莽撞的家伙”

大天狗有些好奇,向晴明他们问了个清楚。原来校庆准备的时候晴明作为学生会主席要找一些同学来帮忙,源博雅满口答应说自己认识的人可多了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人来帮忙。晴明和源博雅一起出去找人,遇到学校里几个交钱进来的纨绔子弟,源博雅就让他们来帮忙,几个纨绔子弟自然不听,源博雅却威胁他们说“信不信我过两天找你们来我们社团操练操练?”他是跆拳道社社长,家里背景也不差,自然不怕这几个二世祖。几个人只好同意,晴明却是对源博雅这个找人办法有些语塞。

大天狗没想到源博雅还有这一面,源博雅在他面前都是沉稳可靠的,可以和他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和他切磋武艺挥汗如雨。原来源博雅也有些小孩性子。大天狗倒是觉得源博雅这样特别可爱。

这个人啊,在他面前收敛了所有幼稚和浮躁。

夏天,跆拳道社到海边合宿。本来白天是到沙滩去玩的,沙滩上人很多,源博雅不会游泳,披了件薄外套在太阳伞下等大天狗换衣服出来。等大天狗出来了他却后悔了,大天狗皮肤白皙,却不是不健康的苍白,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皮肤下一层薄薄的肌肉,肌肉线条流畅而不夸张,均匀的六块腹肌,人鱼线没入泳裤引人遐想。源博雅脸色一黑,拿了块浴巾把大天狗裹了回去,等到日暮人少了没这么热了再出来。

两人坐在沙滩上,看着天色一点点变得暗淡,远处海平线渐渐模糊,海水从美丽的湛蓝变成了黑蓝。源博雅捧起一捧海水,“海水也没那么蓝了啊”

大天狗闻言转过来盯着源博雅,刚好一对情侣打着手电路过,借着光源博雅看到大天狗湛蓝的眼瞳,此刻如夜空般深邃,然后他听见大天狗说,“海水不蓝也好,海水枯竭也好,沧海桑田也好,我依旧心悦你。”

源博雅没想到大天狗这般正经的人也说这种话,却也是无比认真的。

海不会不蓝,我不会不在。

————————————————————
事实上这句话是我们老校区女厕所门上我看了五年的一句话hhhh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