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早饭是很重要的

茨木是红叶的同桌。

红叶小姐姐长得好看又会跳舞,追她的人特多,三天两头就有人拦住她告白,每天都要收一堆情书。

但是红叶小姐姐一个也看不上,她钟情于学长晴明。

茨木家对门搬来了个小哥哥叫酒吞,也转学到他们学校成了茨木的学长。那天放学后茨木看到酒吞在小巷子里打倒了几个臭名昭著的小混混,救了一个被勒索的同学,从此茨木就崇拜上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这天茨木在家里,突然有人敲门。茨木打开门,居然是酒吞,他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说“你…你有什么事儿吗?”

酒吞用手扇了扇,比较客气地说“我家热水器坏了,可以过来洗个澡吗?”

当然可以!茨木内心叫喊着,不过面上故作镇定地说“嗯,可以,刚好我家浴室这会儿没人”

酒吞点了点头“那谢谢了啊”然后回自己屋里拿衣服这些。

等酒吞洗完澡出来看到茨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旁边扔着一件熟悉的校服外套“哟你也是××高中的,我高二的,你几年级?”

茨木点了点头“啊我是一年级的”

酒吞毫不见外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他问茨木道“你一个人住啊”

酒吞离得有些近,茨木有些局促,他僵硬的坐着,揉搓着手指“嗯,是的,学长也是一个人吗?”

酒吞笑着拍了拍茨木的背“对啊,没事儿多串串门”

茨木被酒吞这一拍有些吓到,他咳了两声,点了点头“嗯嗯一定的”场面有点尴尬。

然而酒吞丝毫不觉得,他拿起自己的衣服和盆跟茨木说了声再见就回去了。

茨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舒了口气。

和学长第一次交流这个样子,太紧张了啊。

茨木和酒吞渐渐熟悉起来,他发现酒吞不仅体格健壮,学习,谈吐也常人优秀,茨木对酒吞的崇拜一天天加深,称呼也从学长变成了挚友这个更亲密的称呼。

茨木早上来就发现红叶的桌子上放着一份早餐,然而红叶小姐姐来了之后直接把早餐送给茨木吃了。送早餐这种追女孩子的方法太老套了,虽然很适用。但是红叶要保持身材和美貌,连早饭都是精心准备的,从来不吃额外的食物。

是日,茨木做了个梦,竟是梦到和酒吞在梦里翻云覆雨,刺激得茨木在梦里达到顶点的那一刻苏醒了过来,他感觉内裤已是湿漉漉的,他不好意思的下床洗了内裤,也没了睡意,脑子里反复都是他和酒吞亲吻和酒吞紧紧相连的场景,他有些害怕的发现,他一点也不排斥,满心的激动欢喜。他洗漱完天刚刚蒙蒙亮,他干脆就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他向教室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了酒吞那头标志性的红发。他看见酒吞提着早饭走了进去。没想到居然是挚友啊。想起早上的梦,茨木有些怅然若失。

过了几天,红叶又拿了张从黑晴明那里买来的晴明的照片,照片上是从侧面拍的晴明很放松地躺在草坪上,黑晴明是晴明的孪生兄弟,也只有他才能拍到晴明这样子的照片。红叶把照片用夹子夹在她桌子上的书架子上,每天没事儿就看一看,摸一摸。

然而第三天早上茨木发现晴明的照片被酒吞换成了他自己的照片,照片上酒吞在打篮球,腾跃而起的身影仿佛要落到茨木心里来,茨木看着这张照片咽了咽口水,他悄悄把照片取下来,又鬼使神差地亲了照片一口,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包里。我才不是想要挚友的照片,我只是怕红叶发现挚友换了她的晴明而讨厌挚友。茨木心里想着。

红叶来了果然很生气“那个挨千刀的偷了我的晴明学长的照片?让我知道了我一定让他不好过。”酒吞在教室里打了个哆嗦,他更奇怪,空调温度也不算低啊。

酒吞一搬过来就发现对门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儿,附近有两所学校,酒吞问了问隔壁的大妈知道了小孩儿的学校,也转了进去。

他正想着怎么勾搭小孩儿,正巧这天他在小巷子里打了几个小混混,余光却看到小孩儿躲在巷口眼睛发光地看着他,在茨木看不到的角度,酒吞嘴角微微勾了勾。

终于酒吞想到了怎么去勾搭茨木,他假装自家热水器坏了跑到小孩儿家去借浴室,又顺理成章地邀请小孩儿来家里玩,一切都进行得很完美。茨木紧张而羞涩的样子特别可爱。

他每天早上都会早起给茨木带早饭,那天他看过了茨木坐在哪里。为了不让小孩儿发现而吓到他,酒吞特地在茨木来之前把早饭送到他桌子上。

这天他去给茨木送早饭,却发现茨木居然在书架上夹了一张晴明的照片。酒吞很生气,放学后回家从以前校园记者给他拍的照片里选了一张自以为最有魅力的照片,然后把晴明的照片换下来后丢进了垃圾桶。

他放学都是和茨木一起回去,他到茨木教室去找茨木,却看到茨木四处瞧了瞧,其实在观察有没有人看到他,酒吞干脆躲到柱子后面,然后他看到茨木确定没人后,拿出那张照片,很认真地看了看,然后做贼一样亲了照片一口。

酒吞看到茨木亲照片,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原来小孩儿也是喜欢他的吗。真是的,还故意摆张晴明的照片做什么。

他从柱子后面出来,喊了茨木一声“喂,回去啦”

茨木被他这一喊吓得不轻,连忙将照片藏进裤兜,然后朝酒吞小跑过来。然后两个人勾肩搭背地回去了。

到了周末,酒吞终于打算跟茨木表白了,反正茨木喜欢他,他也喜欢茨木。他买了两张电影票,去敲茨木的门,茨木打开门,看见是酒吞,尽管天天见,还是有几分惊喜,“挚友有什么事儿吗?”茨木问道。

酒吞晃了晃手机“本大爷买了两张电影票,要不要一起去?”

茨木当然是愿意的,没有第一次的局促和紧张,他猛点了几下头“当然愿意!”

到了电影院,发现酒吞买的居然是晚上的票,茨木只好跟着酒吞去逛商城,吃甜品,去游戏厅玩。当然能和酒吞一起他是非常愿意的。两个人一起逛了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就自然而然地牵到一起了。终于到了晚上,酒吞拉着茨木去了电影院。茨木发现酒吞居然买的还是情侣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了酒吞的手。挚友该不是把自己当红叶的替代品了吧。想到这里,茨木的情绪变得低落起来。

看了一会儿电影,两个人都觉得没意思,反正也是角落里,酒吞开始和茨木说悄悄话,热气吹在茨木耳边让他满脸通红,幸好在电影院里漆黑一片看不出来。

恍恍惚惚地茨木听到酒吞说“哎茨木你说,我们俩这像不像情侣啊”

茨木突然又想到了红叶,他低下头去“…可是…我又不是红叶…”

酒吞听到茨木嘟囔的声音有些奇怪“关红叶什么事?”他除了知道红叶是校花还是茨木的同桌对红叶一无所知,他还有些嫉妒红叶能和茨木做同桌。

“挚友…不是喜欢红叶吗…”

酒吞彻底懵了,“等等,茨木,我想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出来说”

他拉着茨木出了放映厅“你说我喜欢红叶是什么意思?”

这下轮到茨木懵了“挚友不是天天给红叶送早饭甚至把红叶的晴明的照片都换成了自己的照片吗?”

酒吞说“本大爷是给你送的早饭啊。你不是坐在右边吗?”

茨木摇了摇头“不是啊,我坐左边”

“啊?本大爷那天来看,你不是坐在右边吗?”

茨木说“嗯…可能当时晴明学长的班在上体育课红叶和我换了位置坐到窗户边去看晴明学长吧。”

酒吞有些无语“…不管了,反正你知道清楚了,本大爷喜欢的是你,不是什么红叶,你喜不喜欢本大爷?”

茨木被惊喜冲昏了头,他有些呆愣地摇了摇头。

酒吞“嗯?”

茨木反应过来“不…不是,才不只喜欢啊,我可是深爱着挚友!”

酒吞很满意这个结果,又牵起茨木的手,他亲了亲茨木,拉着茨木去吃夜宵。

红叶后来才知道黑晴明早就和晴明在一起了。可恶的死gay,欺骗了她的感情还要坑她的钱。

评论(1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