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为什么抽奖的球也会成精啊!


酒吞家附近有一家超市,特喜欢搞抽奖,各种抽奖方式都弄过,什么摸纸条转转盘刮奖券都弄过,送的小东西挺多,生意也还不错。因为抽奖门槛低,买二十块的东西就能抽一次,酒吞抽得次数也不少,不过明明平时运气不错的酒吞愣是连包纸巾都没抽到。

最近超市把抽奖方式换成了常规的摸球,一箱子一百个小球,十个黑的一个白的剩下都是红的,摸到黑球一瓶口香糖,摸到白的一提卷筒纸,摸到红色的友情送一片口香糖。

这天酒吞买了两个大西瓜然后就来摸奖,他搓了搓手跃跃欲试,希望同色相斥他千万不要摸到红球。

酒吞把手伸进抽奖箱里搅了半天,摸到这个也不是摸到那个也不是,收银员都看得不耐烦了酒吞还在摸,突然酒吞抓到一个球,或者说酒吞甚至感觉这个球自己滚到他手里来了。这就是命运的选择!酒吞坚定地把这个球握在手心拿出来,他张开了手————

哦,瞧它,多么美丽的白色,多么纯洁的白色,在灯光下它熠熠生辉,酒吞觉得自己都快睁不开眼了。是的,他摸中了它!那个美丽的白球!

事实上酒吞此时面上毫无波动甚至没有一丝微笑,他把球给收银员看了然后放回去提着卷筒纸冷酷地走了。

因为酒吞每天要来这家超市买菜所以基本上他每天都会来抽奖,接下来一个星期,酒吞每天都会摸到那个白球,每天提着一提卷筒纸回家。酒吞看着家里的一堆卷筒纸冷笑,哼,抽奖,不过尔尔罢了。不过酒吞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个白球是自己滚到他手心来的。

是日,又到酒吞摸奖的时候了,他把手伸进抽奖箱里,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来回搅动,果然,他感觉里面的球动了起来,一个球落入了他的手里,他拿出来一看,果然是那颗白球,收银员摇了摇头,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提卷筒纸递给酒吞“怎么你每次都能摸中啊,别人一次都没摸到过,这个球该不是喜欢你吧,算了你把它拿回去吧,我们明天就换个方法抽奖了”收银员说完还在嘀咕“明明以前从来摸不到奖的人手气怎么突然这么好”酒吞于是很开心的把这颗球揣进外衣口袋里回家了。

回到家里,酒吞到卧室脱了外套扔到床上,然后去做饭。等酒吞吃完饭刷了碗回到卧室,却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白发少年坐在他床上。

酒吞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他还是轻咳了一声问道“你是谁,怎么坐在本大爷床上”

少年本来低着头在玩手指,听到酒吞问话就抬头看着他,看起来特别兴奋,酒吞觉得少年眼中都要冒出星星来了“你好!我是茨木!就是你摸到的那个白球!”

酒吞觉得这个男孩子都要可爱死了,他坐到床上,把他的外套扔给茨木“呐,茨木是吧,把衣服穿上。听好了,本大爷叫酒吞。你是不是喜欢本大爷啊每次都滚到本大爷手心里来!”

茨木穿上外套,用力的点了点头“当然啦!我超喜欢你的!当时你把手伸进来的时候我闻到你的气味就特别喜欢你!我只想把身体交给你支配!我想和你做朋友!特别好特别好的那种!你们人类是不是叫的挚友?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酒吞看着茨木满是希冀的眼睛当然不会拒绝“好吧,那本大爷就勉强做你的挚友吧”

茨木一听,兴奋地一下子扑到酒吞怀里来“太好啦!”

酒吞揉了揉茨木的头,说“不过以后你得住在本大爷家里,还有支配身体那个事儿…”他可没忘记少年刚才说了些什么。酒吞扣住茨木的后脑勺用力的亲了茨木一口,茨木被他亲的晕乎乎的“本大爷可要对你做这样的事儿,喜欢吗”他摸了摸少年光溜溜的屁股“可能还有更过分的…”

茨木被他弄的满脸通红,虽然不太懂酒吞的意思,不过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事很羞耻,他抓住酒吞胸前的衣服把头埋在酒吞胸前“不讨厌啦”

————————————————————
本来脑洞是麻将精啊茨木是白板酒吞每次都摸到但是理不顺剧情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