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使魔play

#法师×使魔
#根本不懂使魔瞎搞 儿童玩具车
#恶魔太带感了!!

随着暴风雪平静,整个永歌森林都被冰雪覆盖。白发恶魔扑闪着翅膀到上空观望了一下,目光所及皆是白茫茫一片,回到地面,兴奋地跟尖耳朵的法师说道“真不愧是吾友,暴风雪的威力如此强大”

血精灵法师冷哼一声“不过是个普通法师也能使出来的小技能罢了,瞧你这大惊小怪的样子”

恶魔摇了摇头“其他法师那点小雪花也可称之为暴风雪?只有吾友,最强大的酒吞法师,才能做到如此地步,将整个永歌森林变为冰雪世界。”

酒吞挥动法杖收集了所有奥术薄片,然后把袋子交给恶魔“茨木你先把这些拿去,回魔界疗伤。真的是,你还号称自己是最强恶魔?连与那种小角色对战都能受这么重的伤。”

茨木接过袋子愣了愣“挚友是嫌我累赘了吗,我这次回去就没那么容易来了”

酒吞向银月城方向走去,茨木赶紧跟上去“本大爷会让你重新过来的,作为使魔。”他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茨木“你愿不愿意,做本大爷的使魔?”

茨木自然是愿意的,不过他还是说道“不过挚友得先打败了我才能支配我的身体。”说完他有些跃跃欲试。

酒吞摇了摇头“打败你可以,当然不是现在。本大爷可从来不占便宜。”茨木知道酒吞说自己的伤。

知道自己现在留下来也没什么用,茨木画了一个传送门“那我就回魔界等挚友了”说完他留恋地看了酒吞一眼然后果断地走进了传送门。

酒吞看着传送门消失,心里感觉空了一块儿。他甩了甩头,也画出了一道传送门,却不是通往银月城,而是通往德拉诺的最南边——阿兰卡峰。

等酒吞从通天峰出来,他的背包里已经多了一颗太阳水晶。他传送回了银月城,来到铁匠这里。

铁匠看到酒吞很是兴奋“噢这位尊敬的法师大人,Sinu a'manore(见到你很高兴)”

酒吞做了个问候的动作“Anu belore dela'na (愿日光指引你)”

然后他拿出了一把弓,史诗级武器——索利达尔,群星之怒。

把弓递到铁匠面前“把这个分解了,除了混乱水晶,其他的材料,都归你了。”

铁匠惊喜万分“Oh !Glory to the Sin'dorei!Our enemies will fall!”

酒吞点了点头,画了传送门又去收集别的材料。

过了两日酒吞来拿走了混乱水晶。

召唤风雪打败巨龙后,酒吞走上前,用镶有宝石的的匕首切下巨龙龙角上那一块血红的角尖。把龙角尖收入袋子里酒吞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集齐了所有召唤使魔的材料,巨龙的龙角,混乱水晶等等。

他挥动法杖制造了一个传送门来到了法师圣地——达拉然城。

酒吞出现在了城中最繁华的街上,周围的法师们看到他出现,马上弯下了腰“尊贵的血之子大人”“哦尊敬的大法师”“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也有血精灵法师向他打招呼“Glory to the Sin'dorei!(荣耀属于辛多雷!)”“Anu belore dela'na (愿日光指引你)”“Doral ana'diel? (近况如何?)”“Sinu a'manore (见到你很高兴)”……酒吞淡淡的点了点头,法杖一挥,闪现到了紫罗兰城堡塔顶。下面的法师们只看到塔顶闪现一抹红光“噢天呐,酒吞大人居然那么轻松就到达了那里”“真不愧是最强法师啊”“酒吞大人去哪里做什么呢”“听说酒吞大人一直在收集材料召唤最强使魔,估计该是这次了吧,那里可是整片大陆法力的中心了”“噢,最强法师召唤出来的使魔也一定是最强的吧,真是期待酒吞大人带领我们法师走向新的巅峰”

酒吞站在塔顶,一丝不苟的画出了召唤使魔的法阵,就连这个法阵他都准备了很久,经过无数次的改良,这个法阵的能量就足以召唤出普通法师能召唤出的使魔了,酒吞又一一拿出准备好的材料,放在法阵的角落,法阵光芒更甚,酒吞眼中也闪烁着炽热的光芒,他高举法杖,毫不吝惜的注入本就不在乎的元素之力,虔诚地念出召唤使魔的咒语“永恒的太阳指引着我们,辛多雷的荣耀永在,强大的使魔啊,请听从血之子的呼唤,降临吧!”法阵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冲天,酒吞却看见一团黑气从法阵中间冒出来,饶是酒吞此时也有些忐忑。待白光消失黑气散去,一个头生双角,一角断去,身穿铠甲的白发恶魔站在那里,他睁开双眼,黑底金瞳,他邪气地笑了笑,看着酒吞“你就是我的主人吗?”

白发恶魔笑着看着酒吞“先前那些法师不过召唤出一些低等恶魔”他闪现到酒吞身前,整张脸凑到酒吞面前,鼻子都快抵住酒吞的鼻子,“挚友果然厉害,召唤出了我,茨木,魔界最强的恶魔。不过想要支配我可没这么容易,挚友,你首先得打败我”茨木说完跃跃欲试地看着酒吞。

“别闹了,”酒吞传了一段密语,画了一个传送门,一个扎着高马尾穿着一身绿色布甲的小女孩从传送门里蹦了出来。“酒吞大人你终于想起我了。”

小女孩看了看茨木的角还有翅膀“这就是酒吞大人您的使魔了呐?不愧是酒吞大人,您的使魔看上去就如此强大。”

听到“您的使魔”,酒吞微微勾起了嘴角。他对萤草说道“他叫茨木,之前我俩一起与亡灵军团对战时,他被偷袭了,我本以为他在魔界,环境更加适应,能够好好休养,现在看来伤肯定没养好,反而被从魔界召唤到这里来又伤了一次。不知道他在魔界干了些什么。”

茨木低下了头“毕竟我是最强恶魔嘛,总有些家伙想来跟我争一争。而且,战斗也会让我变得更强!不过小姑娘你有一点错了,我现在还不是挚友的使魔,得等挚友打败了我,我才能把身体交给他支配。”

听到这话,萤草眼里闪烁过一道诡异的光。“那我就快点治好茨木大人,好让茨木大人早点和酒吞大人对战。”

茨木猛地点了点头。萤草手中的牧师法杖闪烁着光芒,舒适的治疗之力让茨木闭上了眼睛。法杖闪烁连连,酒吞在一旁看着,竟是足足等了三天那光芒才停止。萤草脸色有些苍白,明显法力透支。酒吞扔了瓶上好的药剂给萤草,萤草接住就喝了个精光。“啊,不愧是酒吞大人的药剂,感觉治疗之术都精进了几分。”忽略了茨木对她手里药瓶的虎视眈眈。

“那么酒吞大人,我就先走了。茨木大人也是,shorel'aran (再会)”

“Shorel'aran (再会)”酒吞淡淡的点了点头。

“挚友!我们现在可以战斗了吧!”茨木摩拳擦掌。

“先离开这里”酒吞画了传送门带茨木到了永歌森林。

“开始吧”酒吞的表情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那我来了”茨木嘴里喝着,双翅一振,拿着长戟从空中俯冲下来。酒吞摇了摇头,法杖一挥“变形术!”

茨木在咒语结束就变成了一只小羊羔,从半空掉下来,酒吞再次挥动法杖“缓落术!”然后闪现过去接住了缓缓落下的茨木,长戟落在一边。茨木的衣服也因为体型的缩小散落在一旁。酒吞放了个火球术把衣服烧了。

茨木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酒吞抱着他摸了摸头“你既然无法破除本大爷的变形术,那就是输了。”茨木抬着头望着酒吞,想了想,点了点头。羊嘴里吐出人话来“好的,是我输了。我愿意成为挚友的使魔。那么,挚友,请支配我的身体吧。”

酒吞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他抱着茨木,传送回了他的屋子,才把茨木变回来。茨木变回来后没有衣服,光溜溜地坐在法师卧室的木地板上。恶魔的三角尾在身后摆动,一下一下地拍在地板上。“挚友,衣服”茨木喊道。

酒吞蹲下来,抬起茨木的下巴“不是说好交给我支配吗?还提要求?”茨木看了看酒吞的床,爬了上去,用被子盖住自己,闻了闻,被子上全是酒吞的气味。真好,他抱紧了被子。

酒吞目光一暗,他也爬上床,双手撑在茨木两侧“那个小牧师真的把你治好了吗?本大爷瞧着你还缺点什么。”

茨木点了点头“治好了治好了,我现在感觉身体精力充沛,能和挚友大战三百回合!”

“哦?是吗?呵呵,本大爷让你见识一下只有本大爷这个最强法师才能给予你的东西。”听到这话,茨木两眼放光“好啊,好…唔嗯……”话还没说完,剩下的话就被酒吞堵在了嘴里,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血精灵在他面前放大的脸。

车→使魔茨×法师吞

彻底瘫软在床上的茨木的手突然被酒吞拉起来,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带在了他的无名指上。“本大爷专门去弄的太阳水晶找卡琳达弄的戒指”卡琳达是一位血精灵珠宝匠,酒吞亲了亲茨木的手“这下你就被本大爷套住了”

“明明早就被挚友套住了”茨木嘀咕了一句,酒吞倒是听清楚了,心情格外的好。

————————————————————————
小可爱的点文 @(๑˙❥˙๑)憋说话吻我

不是很清楚使魔的设定就放飞自我了owo

用了一些wow的设定尽管我很久没玩了不是很清楚。耶!为了辛多雷的荣耀!

评论(8)

热度(115)

  1. 蒂亞o冥北陌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