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啊呀吾摔倒了要挚友亲亲才能起来

酒吞童子正在喝酒,茨木童子没穿盔甲,兴冲冲地走过来。“挚友!”

“茨木童子,你穿成这样来干什么”酒吞童子又倒了一碗酒问道。

“挚友不是觉得和吾战斗没意思吗?八百比丘尼教了吾个办法,也能让挚友打败吾?”

“哦?什么办法?”酒吞童子其实没什么兴趣。

“这…八百比丘尼说,若是挚友能和吾唇齿交缠,谁身子软了便算输了”茨木童子认真地说道。

“这算什么乱七八糟的方法?”酒吞童子喝了一口酒,对此嗤之以鼻。(这个腐女比丘尼)

“挚友对这个方式还是觉得没意思吗?那吾再去问问别人。”茨木童子转身正准备走却被酒吞喊住了“等等,既然你都把这个方法问来了,那就让你死心”然后酒吞童子站起来,扯着茨木童子的衣领亲了一口。“怎么样,软了?”酒吞童子嗤笑一声。

茨木童子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实际上他差点兴奋地跳起来。但是身为大江山鬼王的副手必须学会稳重。

茨木童子思考了一下“八百比丘尼说的是唇齿交缠,光是这样恐怕不够,可能要这样。”说着他主动亲了过去,舌头长驱直入,与酒吞童子的舌头交缠,还能尝到酒的味道。还在惊讶于茨木童子的大胆,酒吞童子居然也就让茨木童子得逞了。等他反应过来,抱住茨木童子的腰,更加猛烈地攻了回去。岂能被这个笨蛋压制?

茨木童子果然被酒吞童子亲的浑身发软,要不是酒吞童子搂着,早就忍不住站不稳坐下去了。被酒吞童子的气味包裹着,他简直兴奋地发狂。

过了许久,酒吞童子终于放过了他。平时接连战斗都不会喘口气儿的茨木童子此时正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

“挚友可以支配吾的身体了!”茨木童子这样说道。

“哦?怎么支配”酒吞童子目光灼灼。

“挚友想如何支配吾都可以!要吾去杀了上次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吗?”

“八百比丘尼没教过你这个?”说着酒吞童子把茨木童子按在地上,扒开茨木童子的衣服,把酒淋在茨木童子的胸膛上,然后低头舔了上去。

茨木童子不安地扭动身躯“挚友做什么?”

“支配你啊,配合本大爷一点”

“哦”茨木童子放松了身体任由酒吞童子胡作非为。

然后,就,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你们懂的哈。

————————————————————
日常标题与内容无关

我本来想表现两个很牛掰很霸气的大妖怪(tan90°)然后又变成了两个傻蛋 但是我家茨木真的很可爱嘛他连撅屁股都是最可爱的!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