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ABO 到底是谁臣服了(中)

渡边纲看见茨木走出来,那张美丽的脸庞,不论看多少次都能让他失神。然而茨木扫了他一眼,就让渡边纲打了个寒颤。他讨好地问茨木“这个奴隶您还满意吗?我觉得还是给他用神草比较稳当”


茨木摇了摇头“我做事自有分寸。明天让他跟你们去打猎。”


渡边纲有些担心地问道“没有您在恐怕…他可是他们部落的第一勇士,即使当初重伤我们也花了大力气。”他觉得茨木这是要纵虎归山。


茨木给渡边纲示意了一下手上的铃铛“我会骑着破势和你们一起去。”破势是茨木的坐骑,一只凶狠的大猫。


渡边纲这才点了点头。“那不打扰祭祀大人休息了。”


渡边纲告辞离去,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早有人在等他。


“新祭司的人选找好了吗”渡边纲坐下来,喝了口水问道。


“当然”站着的alpha点点头,他身后之人上前一步。


“你?”渡边纲皱眉,原来这人酒吞原部落的一个beta叫巫蛊师,长得就没有祭祀的样子,反倒像个恶鬼。


巫蛊师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笑声“首领看不起我老头儿吗?祭司的把戏我可熟练得很。”


渡边纲有些怀疑,他想了想问道“你会不会弄诱发剂这些东西?”


“当然,不仅这些,毒药我也拿手的很。我们原部落的祭司就是被我弄病的,可惜刚好遇到天灾,不然我就会成为新的祭司了。”


渡边纲基本满意了,旁边的alpha却有些担心“首领,茨木现在在部落里很有威信,我们现在动手是不是不合时机?何况巫蛊师只是个幌子,万一又出现什么天灾他可预言不出来”


“茨木不是说了吗,以后十年之内都没有什么大的天灾,他的预言我还是很相信的。何况他死了就会有新的祭司诞生。本来早就该动手的,偏偏来了个洪水,星熊那个不长眼的又提议吞并那个部落,就把酒吞抓来了。我早知道茨木属意酒吞,反正他也会要酒吞,凭他现在的地位,奴隶随他挑,我也就干脆把酒吞送给他进一步博取他的信任。但是茨木好像并没有把酒吞当做奴隶,若是他们相处久了,酒吞提出想当部落首领,茨木难免不会帮他。所以趁他们相处不就早些动手以绝后患。”渡边纲眼神分外凛冽。


“可是怎么让茨木失去威信呢?”那个alpha还在问


“蠢货”渡边纲骂了一声“预言不准不就行了吗”


“至于怎么做嘛……我们这样那样”渡边纲交代完了。


“明白了吗”


“是的首领”巫蛊师和alpha同时回答道。


“首领,我最后还有个问题”alpha又开口问道。


渡边纲很无奈“问吧问吧,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笨蛋手下”


“茨木身上神草的气味怎么办”


“呵呵,这就是我问巫蛊师会不会做诱发剂的原因了。一个发情期的omega还能怎么反抗?”


“可是酒吞…”


“所以我说要早点动手,酒吞现在恨茨木都来不及吧,茨木可是让他成为了一个奴隶,没有alpha会甘心的。若是久了他看上了茨木可就晚了”渡边纲眼神黯了黯,他很清楚茨木的魅力。


·


过了几日,部落里突然很多人患病,上吐下泻下不了床,茨木背着药箱一家家地跑。同时alpha出去打猎时又遇到山石滚落,所幸没有人受伤。可是病痛也好山石也好,茨木并没有预言到这些。


部落里渐渐流传出不知哪里来的传言,说茨木预测到那次洪水已经消耗了他与神沟通的所有机会,他已经没有没有能力担任祭司了。这时,从酒吞部落来的巫蛊师站出来,说他感受到神的召唤,神指定他成为新的祭司。尽管巫蛊师的外貌令人不敢恭维,但是他却成功预言了将有一棵百年大树倒下砸毁诸多房子,成功保全了数十人的性命。而且在前两次事件之前巫蛊师也曾预言过,不过没人信他。


已经有三拨人来劝茨木放弃祭司的位置了,仅仅是劝说还是因为他们记得茨木往日的功劳和上次洪水的事。已经不少人把巫蛊师当做新的祭司来对待了,巫蛊师的日子越发滋润。


茨木把酒吞派去帮一位年老的omega挑水,刚关上门,又有人敲门。他打开门,渡边纲站在门口“祭司大人,这是新采的蜂蜜烤的肉干,您尝尝怎么样,我们再继续烤”


茨木让渡边纲进了屋子,两个人在桌前坐下,他吃了一片肉干,没看到渡边纲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不错,就这么烤吧。”他擦了擦嘴“你来,不止这点小事吧。”他的语气平淡,却很肯定。


渡边纲看着茨木,他永远是这幅淡然的样子,似乎什么都影响不到他,即使这几日的传言也未曾见过他生气或者是慌乱。


偏偏是这幅样子,该死的迷人。


“您应该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渡边纲有些小心翼翼地说,一如他往日在茨木面前的作态。


“你不用再这么卑躬屈膝的了不是吗,你们不是早就有了新的祭司的人选了?”


“大人是在质问我吗?”渡边纲收起那副姿态,拿出他作为alpha的傲气。


茨木摇了摇头“终于按捺不住了吗”他站起来,渡边纲也跟着站起来“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得到我?你不过是个普通的alpha,别妄想了。”他早就察觉到渡边纲那侵略性的目光了。


渡边纲有些狂躁“那谁不是妄想?酒吞?可惜他现在回不来了。神草又怎样?发情的omega还不是任人宰割”


茨木的目光变得凛冽起来“你什么意思?”他感到身体有些绵软,浑身发热“该死,你给我吃了什么”被压抑的信息素瞬间爆发,整个屋子里都是浓郁的气味。


渡边纲眼睛发红,闪过一丝痛色,他拔出腰间名为“髭切”的刀朝茨木冲过去。


 
——————————————————
是渡边纲哦 猜对也没奖嘻嘻
渡边纲是因为传说中他不是被茨木变的女人所引诱嘛,然后还有他是茨木的敌人×××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巫蛊师炒鸡适合这个角色der!我都能想象他奸笑着搞毒药的样子
才两点多感觉很晚的样子 晚安♡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