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ABO 到底是谁臣服了(下)

本以为发情期的omega什么都做不了,渡边纲却是被茨木一脚踹开。渡边纲倒在地上,胸口痛得直打滚。


茨木脱掉碍事的祭司袍,顿时感觉凉快了几分,穿着普通的短衫短裤,浑身肌肉线条流畅而不夸张。


渡边纲有些目瞪口呆,他妈这不是个omega吗!


他用尽力气将手上的刀朝茨木扔过去,然后又倒在地上。茨木刚才用了力情欲又一次席卷而来,他趔趄了一下,刀过来已是躲不过,勉强只在右臂上划了个大口子,鲜血霎时从伤口涌出,茨木倒是清醒了几分。他只撕了祭司袍随便捆了捆把手臂吊在了脖子上就走出了屋子,没看渡边纲一眼。


屋外因为茨木爆发出的信息素,已是聚集了很多alpha,茨木慢慢走到门前的空地上,眼睛四处张望着寻找酒吞的身影。没有,哪里都看不见那头张扬的红发。


alpha围了上来,一个alpha按耐不住率先冲了上来,却被茨木一脚踹飞到不远处的一间屋子的外墙上,连墙壁都裂开了几处。被信息素逼得发疯的alpha哪里在意眼前omega这一点威胁性,再厉害又如何,不过是个发情还受伤了的omega。


几个alpha一齐冲上去,却被茨木一一打倒在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又有十几个扑上来,茨木流血过多已是有些目眩又将几个alpha打倒在地终于没了力气眼看着要倒下去,他有些认命地闭上了眼倒下去,却被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接住,瞬间变得安心。


“你来了”他的声音中有一分他自己没察觉到的惊喜。


“啧啧,小祭司,本大爷虽然不承认是你的奴隶但也不会把你交给那些渣滓的”酒吞抱着茨木,毫不费力地打败了其他alpha,然后把茨木拦腰抱起。“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的小祭司,本大爷当然是要找个好地方把你标记了,免得再有不长眼的东西。”酒吞亲了亲茨木光洁的额头。


“可是…你还没有打败我…”茨木有些有气无力地说。


“瞧你这样,本大爷可没兴趣跟一个受伤的omega打”酒吞走到一个山洞把茨木放下躺在石板上,拆开茨木手臂上早已被鲜血浸透的布条,“这样子可够惨烈啊”酒吞轻嘲一声,拿出伤药,还是茨木给他的,不知道怎么做的,抹上伤口立即止血,不一会儿甚至就结疤了。


处理好茨木的伤口又撕了衣服好好包扎了,酒吞看着茨木笑了笑“该做正经事儿了”


茨木知道酒吞所谓的正经事儿是什么,脸上竟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他突然一脚朝酒吞踹去,酒吞轻而易举地抓住了茨木的脚腕。茨木稍微挣扎了一下,动弹不得,他终于是完全放松地躺在石板上,竟是轻轻笑出声来“我打不赢你的。来吧,做你想做的,支配我的身体”


得到许可的alpha瞬间眼睛发亮,却没有立即扑上来,反而又把茨木抱下来,放到山洞外柔软的草地上“石板硌人”


三天之后,吃饱了的祭祀带着他的alpha回到了部落里,召集了部落所有人。巫蛊师已经成为了新的祭司,人们看在茨木曾经的身份上都来了。


茨木站上高台,他身上穿着普通的衣衫,矫健的身姿看起来不像个omega,甚至有些像一个比较弱的alpha。可那天被他揍过的alpha可不敢轻视他,他们知道那具身体具有怎样的爆发力。


茨木的声音坚定有力“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再信任我这个‘没用’的前祭司了,我也不跟你们扯什么我曾经为部落做出了多大贡献这种话了。不过,尽我最后一点职责,还是让你们知道一些真相吧,免得你们被某些真正的小人害死了还要怪在我的头上。”他清了清嗓子,“部落里很多人患病,治病过程中我发现你们是中了一种下在水里的毒,不过不致命罢了。那天山石滚落,我和破势去山上看了,山石来的地方,可有不少人踩过的痕迹。还有现任‘祭司’巫蛊师大人预言到的树倒的事,我也派酒吞去看了,那树可不像自己倒的。也许你们不信我说的话,那也无所谓”茨木叹了口气“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茨木走下高台,酒吞牵住他的手“走吧,我的祭司大人”茨木摇了摇头,握紧了酒吞的手,笑着看着酒吞“我已经不是什么祭司了,你也不是我的奴隶。”


他盯着酒吞,然后就开口了“我爱你,我的挚友,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上你了。除了你,没有alpha有资格支配我。”


酒吞显然没想到茨木会突然表白,他哼了一声“这是当然的”然后他牵着他的omega,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这个部落。


·


关于茨木第一次见到酒吞


那天酒吞部落一个小孩儿不小心扒出了茨木部落的战斧,几个beta上去就把小孩儿扛了回去,酒吞部落的首领知道了就让酒吞来要人,表示小孩儿不是故意的,渡边纲便同意酒吞和他们部落的第一勇士星熊打一架,赢了便可以把人带走。茨木正好看到酒吞打败星熊的那一下,从未对任何东西产生过兴趣的茨木此时眼睛却是闪闪发光。故事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家里连网了owo看了会儿视频结果就两点了××
以后大概可以电脑码了(〃∇〃)
乱七八糟的情节,懒得整合重发了。
 @猫大人k 小可爱你的点文,虽然已经和主人奴隶没什么关系了的样子orz

评论(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