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酒吞的撸猫日常

酒吞回家的时候捡了一只小猫。

一身的白毛,偏偏耳朵和尾巴是黑的,仔细看尾巴也不是黑的,是深棕色和黑色间隔的颜色。

酒吞看到他在楼梯上喵喵叫得可怜,一时心软,就抱了回去。小猫也不反抗,乖乖地任他抱着,蹬都没有蹬一下,只是一声一声细细地小声叫着。

进了家门,酒吞找了个糖果罐盖给小猫充当临时饭碗,又从柜子里拿出之前朋友在他家寄养了猫剩的半袋猫粮给倒上。小猫起初有些胆怯,酒吞把猫粮端到他面前他却是毫不客气地狼吞虎咽。酒吞摸了摸小猫的头,真的好小一只啊。

酒吞又拿出一个一次性纸杯剪了上半截,倒了些凉白开凑到小猫面前去。小猫嗅了嗅就吧嗒吧嗒的开始喝水。吃饱喝足之后小猫变得大胆起来,翘着尾巴在酒吞家里四处转悠。酒吞看着小猫高傲的样子摇了摇头,小家伙还真不认生。

他想了想,把小猫捉住,小猫也不反抗,看着他,叫声依旧细声细气的。酒吞把小猫带到浴室去洗澡,小猫躺平了任他弄。洗到小猫的尾巴和屁屁,酒吞扒拉着看了看,是个男孩子,猫铃铛在那里好好地待着。

酒吞的一只手捉着湿淋淋的毛全部贴着皮的小猫,另一只手拨弄着小猫的毛,看看有没有跳蚤。出人意料的是小猫身上一只跳蚤也没有。小猫听话的出奇,在酒吞手上扭都没扭一下,只是不停地小声的叫着。

洗完澡酒吞把小猫的毛大概擦干,拿来吹风机,小猫躺在那里,感受吹风机吹出来的暖风,竟是发出舒服的呼噜声。酒吞两只手架在小猫前腿根出把干干净净的小猫举到面前,亲了一口,还能感觉到小猫湿润的鼻子。不知道是不是酒吞的错觉,小猫好像有些害羞。被酒吞放到地上之后,小猫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

晚上睡觉,酒吞在他床边放了一张毯子,小猫就睡在上面,一会儿就睡着了,丝毫没有对新环境的不适应。猫粮和水就放在旁边。酒吞熄了灯也睡了。

半夜酒吞是被小猫蹭醒的。小猫柔软的毛蹭着他的脸有些痒,他睁开眼,小猫轻声地叫着,“饿了吗”酒吞想着,睡前不是才往碗里倒了猫粮。他起来一看,猫粮碗里空空的,纸杯里的水也应该是被小猫喝完了。他往猫粮碗里倒满了猫粮,又把他放在床头的杯子里的水倒进纸杯里,小猫马上就去吃了,吃一会儿又喝点水再继续吃。

“怎么这么能吃啊”酒吞有些无奈。

之后酒吞又起来了两次给小猫添粮。

第二天酒吞要出门,因为没有买猫砂盆和猫砂,酒吞把小猫关在厕所里防止小猫到处乱拉,厕所铲屎还是方便一些。还特意在厕所垫了一件旧衣服给小猫休息。

晚上酒吞回来,就听到小猫在厕所里叫,声音依然细细的,却有几丝沙哑。酒吞赶紧打开厕所门,小猫一下子就冲过来用两只前腿抱住酒吞的脚踝。酒吞看着小猫的样子心疼极了,赶紧给小猫喂水。看了看厕所,小猫很聪明,把便便拉在了簸箕里,酒吞用水往厕所坑里一冲就完事儿了。

尽管小猫叫声很轻柔也很乖巧,平时躺平任酒吞揉,也有猫咪都有的调皮的一面,比如去扑垂下来的绳子,然后抱住又抓又咬,扑进一个塑料袋里来回翻滚,酒吞把袋子提起来小猫就在里面乖巧地待着不动。

小猫的身体非常柔软,酒吞就喜欢从头揉到尾,小猫乖乖地躺在那里,发出舒服的咕噜声和细细的叫声。这天萤草来酒吞家拿资料,看到小猫这样不仅发出了感叹“天呐这小可爱太受了要是个妖怪我一定找个攻…唔嗯……”“抱歉”白狼赶紧捂住萤草的嘴把她拖走了。

酒吞大概能猜到这根“腐草”想说些什么,如果小家伙是个妖怪吗……酒吞有些惊恐地发现他好像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也许是吃得多,小猫长得有点快,不过三四天,刚来的时候进去游刃有余的盒子现在居然只能勉强站脚。这个成长速度,该不会真是妖怪吧。酒吞反而有些激动。

也许是长大了,扑绳子玩这种事小猫再也没干过。

酒吞:???这不是成年猫都喜欢玩的吗

所幸小猫的乖巧和对酒吞的粘人还是没有改变。只要酒吞坐下来他就要跑到酒吞怀里去,露出他吃得鼓鼓的肚子,酒吞有时坏心眼地摸摸小猫的蛋蛋,似乎感觉到小猫身体的颤抖。

自从那天洗干净之后小猫就在酒吞的床上睡了。这天酒吞睡醒了感觉怀里抱着一个光溜溜的身体,他赶紧掀开被子一看,一个赤裸的白发少年躺在床上,从脊椎骨末端长出一条黑棕相间的尾巴来,白的发丝间伸出两只黑色的猫耳。

天呐,还真是个小妖怪。酒吞欣喜地想着。

掀开被子被空调的冷气冷到的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金色的竖瞳看着酒吞“早啊主人”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主人的称呼让酒吞觉得他们好像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太可爱了,酒吞微微有些脸红,他把被子丢给少年“先裹着,本大爷给你拿衣服”

等少年穿上酒吞的衬衫酒吞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他的衬衫穿在娇小的少年身上穿出了男友衬衫的感觉,白皙修长的双腿从衬衫下摆伸出来,更要命的是少年的尾巴在后面高高翘起。

酒吞坐在少年对面“我们得谈一谈。你叫什么名字?”

“主人,我叫茨木”少年乖巧地答道。

“咳咳,不要叫我主人,对人类来说这是个糟糕的称呼。”酒吞才不承认是听起来太刺激了。

“那叫什么呢?”茨木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个动作又把酒吞萌出一脸血“那我叫你挚友好不好!”茨木眼睛放光地看着酒吞。

酒吞的心脏再次受到一万点暴击。认输吧,猫奴加美少年控。

他轻咳了一下“随便你啦。你是妖怪吗?”

茨木点了点头,又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我们……会在……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化形……”因为不好意思,茨木的声音越来越小,头越来越低,酒吞差点没听清。

“噢?那你要去找一只小母猫交配吗?”酒吞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不高兴。

茨木飞快地抬头看了酒吞一眼又低下头去,声音如蚊子叫般大小“和……挚友……交配……不可以吗……”

酒吞心情好地上扬起了嘴角,坏心地说“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可以再说一遍吗?”

茨木的脸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了,不肯再说一句话,酒吞也不为难他,把茨木抱进怀里“当然可以了笨蛋”

----------------------------------------

原型是我昨两天捡回来的小猫,他真的就这么受,超级软!我对同学就说过“他要是个妖怪我能日了他” 喂猫这些过程和撸猫都是自己的日常啦

顺便你们知道好像是丰子恺吧那个鹅,一口饭一口泥一口水那个

晚安♡

评论(1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