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这次,换我来守护你了(一)

酒吞的表弟狸猫出生了。

酒吞坐在摇篮旁边,摇篮里狸猫的小手挥舞着似乎在空中抓着什么,两条小短腿乱蹬着,发出“咯咯”的笑声。

酒吞莫名不爽。

过了一会儿,狸猫慢慢地睡着了,还带着傻了吧唧的笑。

酒吞似乎听到了一阵歌声,声音低沉柔缓,如一阵微风拂过,消散在空气里。大概是错觉吧,酒吞托着下巴想着。

酒吞退伍之后开了间酒吧,只在晚上开店。看着酒吧里男男女女勾勾搭搭,他端着酒杯百无聊赖。出色的外表让不少人都打过他的主意,然而都被酒吞一一拒绝了,每到此刻,他的脑海里总会浮现一个白发男人的背影。他每晚梦中都会见到那个男人,从小到大,他长大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却毫无变化。

晴明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上次有个叫源博雅的家伙跑到这里来借酒消愁,喝多了便开始胡乱喊什么“大天狗那个家伙就知道跟着黑晴明那个家伙鬼混”“纪念日又不知道和那个家伙跑哪里去了”“晴明也不管管”又拿出随身带的笛子开始敲,瓶子都敲碎几个,满地的玻璃渣子,晴明和黑晴明带着大天狗来把他带走了,晴明连忙跟酒吞道歉“对不起啊,我朋友给你带来麻烦了,我会赔偿的”大天狗半抱半拖着源博雅走了“我是找黑晴明做参谋给你买礼物去了”

从此晴明和酒吞就认识了。酒吞听说晴明是什么灵异事务所的。不就是个神棍嘛,不过酒吞还是交下了晴明这个朋友。

这段时间酒吞诸事不顺。路过一栋楼,一块瓷砖从楼顶掉下来刚好砸在酒吞旁边。踩过一个井盖,井盖就碎了掉下去,幸好酒吞已经走过去了。然后愈发厉害。开车刚出隧道,隧道就塌了。大货车没停稳滑下山坡刚好从他车旁边过去。如此云云,所幸皆是虚惊一场,都刚好避开了。

晴明盯着酒吞看了一会儿,酒吞有点浑身发毛,过了半晌晴明说“你最近是不是不怎么太平”

“你怎么知道”酒吞有些诧异地看着晴明。

“你周围有一股怨气,但又似乎隐约被什么稍稍压制住了…这样吧,你到我的事务所来,我需要借助一些东西来看清你身上有什么。”晴明想了想说道。酒吞点了点头,同意了。

晴明带酒吞回了事务所,黑晴明坐在茶几边,他眯着眼看了看酒吞“怨气不小啊”,酒吞愈发忐忑。晴明带酒吞进了间屋子,四周墙壁上布置着什么,又贴着许多符。地上布置有一个阵。

晴明让酒吞站在阵的中间,拿出黄符贴在阵的角落,手上拿着一张符,口中念念有词“急急如律令!灵视,开!”然后符被甩出去,贴在酒吞身上。

然后晴明把符水扫在眼睛上睁开了双眼,酒吞似乎看到晴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睁开眼后晴明看到酒吞身后一团浓浓的黑色雾气,三只眼睛嵌在里面,张着血盆大口,恶心的大舌头伸出来甩来甩去的,晴明锁紧了眉头。“你站住不要动!”晴明冲酒吞大喊一声,取下墙上的桃木剑,快速地绕着阵移动起来,所踩过的地方法阵光芒更甚,手里的符仿佛用不完似的拼命地朝酒吞身后扔去,桃木剑被掷出,插入在酒吞看来是一团空气的被符纸包裹的一团,然后晴明手中的符在他口里念着的咒语的作用下,在空中排成一条缠绕在被符纸包裹得那一团上。做完这一切晴明才停下来喘气,黑晴明闪进来搂住他喂了一颗丹药,又拿出一个木盒子,念着咒语把那一团收了进去,盖上盖子贴了张符。

“这样一个大家伙居然没让你出什么事儿,看来你的守护灵确实厉害”晴明抹了把头上的汗说道。

“守护灵?”

“哦”晴明想起什么的样子“闭眼”酒吞闭眼后他往酒吞眼睛上扫了一层符水,嘴里低喝一声“开!”

“好了,看看你身后吧”酒吞转过去,一个身影一闪而过,似乎又躲到了他背后,他又转过来,那个身影再次躲到了他背后,像小孩儿一样。酒吞笑了笑,假装要转过去,那个身影马上飘了过来,他又转了回来“看到你…”了字还没出口酒吞愣住了,是他梦里的那个白发男人,尽管从未见过他的正面,他却一眼确定了。

或许称不上男人,毕竟他的脸有些稚嫩,倒像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他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酒吞注意到他右边空荡荡的袖管。

“你好啊”守护灵先开口道,声音沉稳而有磁性,酒吞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

“你好,你叫什么”酒吞点了点头问道。

“啊我叫茨木!”

然后两个人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相对无言。

黑晴明咳了咳“招呼打完了,我们有正事要说。”

几个人走出去在茶几旁边坐下,茨木飘在半空中。

“这是个什么东西”酒吞看了一眼黑晴明放在茶几上的盒子问道。

“赤舌,一种妖怪,你最近遇到的那些事儿都是他干的”晴明回答道,他顿了顿问酒吞“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酒吞问道“怎么了”

晴明的手轻叩着茶几的桌面“这家伙是有人施法附到你身上来的。如果不是你的守护灵护着你,恐怕你已经没命了。”

酒吞有些后怕,他低头想了想“哦,那天有一个家伙在我店里调戏女服务员,本大爷把他打出去了,他走之前还跟本大爷放狠话”

晴明问“他长什么样记得吗”

酒吞一拍桌子“嘿呀他那埋汰样,我是他妈我得恨不得把他塞回去重生一遍!长得他妈跟头猪似的,还乌漆麻黑的,身上挂几条金链子生怕谁不知道他有钱一样,也不怕被人抢”

晴明转头看向黑晴明“你知道他说的谁吗?”

黑晴明笑了笑“这特点,太明显了”

(二)

————————————————
和镇魂街的守护灵没关系哈,就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灵这种设定。

你们猜是谁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