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这次,换我来守护你了(二)

  (一)

“谁啊?”酒吞问道。

“就一个暴发户的儿子,叫什么食梦貘,仗着有钱到处闹事儿,上次我一朋友就被他给整了”黑晴明摇了摇头。

“你们先回去吧,等我们找到施法者再通知你们。对方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灵视我就不给你关了,你自己当心点”晴明一边把酒吞送出门一边说道。酒吞点了点头,告辞之后到楼下打了个车回去了。

路上他一直克制住想跟茨木讲话的冲动,怕吓到出租车司机,茨木也一言不发,低着头,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在想什么。酒吞看着车窗外每个行人身后形形色色的守护灵,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司机的守护灵,倒也不觉得无趣。

下了车,两个人到了酒吞家门口,酒吞看了看周围,茨木也跟着他张望了一下,没什么人,酒吞松了口气,正要说话,茨木先开口了“啊啊啊终于可以和挚友你交流了啊!”听起来格外的欢喜。

“挚友?”

“啊请原谅我擅作主张如此称呼你”茨木有些慌乱地解释。

“没关系”酒吞笑了笑,开了门,茨木跟着他飘了进去。

进了屋酒吞坐在沙发上“咱俩好好谈一谈吧”

茨木点了点头。

“你是什么时候成为本大爷的守护灵的?”酒吞问道

茨木想了想,说道“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守护灵,有的是有执念而没有消散去的亡魂,有的是自然诞生而无所寄托的游魂,我就属于后者,大概在我刚刚有意识的时候我就是挚友的守护灵了”

酒吞看着茨木右边空荡荡的袖管,忍不住问了他之前就想问的一个问题“你的右手?”

茨木看了看,反问道“挚友的右手好使吗?”

酒吞点了点头,茨木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酒吞看着茨木,突然想起来了。小时候他出过一次车祸,当时右手伤了,医生说12小时之内必须截肢,结果等医生准备好截肢时却发现酒吞的手似乎又可以恢复,过了两天居然就好了大半,当时大家都说是老天保佑。现在想来,怕是茨木用他自己的右手换回了酒吞的手。酒吞的目光暗了下去。

茨木看着酒吞这样,知道酒吞大概猜到了,连忙安慰酒吞道“这都是我自己愿意的,再说了我一个游魂的手哪有挚友的手重要”

酒吞忍不住去握茨木的左手,却穿了过去,茨木却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然而酒吞什么感觉都没有“主人是触碰不到守护灵的,守护灵除了主人却什么都接触不到,不过主人是感受不到的,不然我站在挚友面前挚友走过来岂不是会撞上我?”茨木让酒吞的手心贴着自己的脸“我感受到了,很温暖”

酒吞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他抽回了手“有点热,本大爷去洗个澡”

等酒吞进了浴室却发现茨木也跟着进来了。“你进来干什么!”

“我是挚友的守护灵啊,挚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茨木拍了拍胸脯道。

酒吞抓了抓头发“本大爷要洗澡!”

茨木继续不怕死地说道“能看到挚友强壮的身体是我的荣幸!即使是每天看我也不会厌烦!”

酒吞:……擦咧,忘了从小到大被他看完了这一茬了。

酒吞有些无奈地说道“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本大爷看得见你了,你先出去吧,不然有人看着本大爷洗不下去”

“好吧”茨木有些失落地穿过墙飘了出去。看着茨木失落的样子酒吞居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茨木,差点把茨木喊回来。

洗完澡酒吞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茨木悬空在床的上方。

“呐,茨木,本大爷睡觉的时候你一般去干什么呢”酒吞问道。

“哈哈哈当然是欣赏挚友睡觉的迷人身姿了!挚友连踢被子的动作都是那么英姿飒爽!”茨木兴奋地说道。

酒吞:……

“你怎么这么能吹本大爷呢”酒吞有些无奈。

茨木连忙摇了摇头“怎么能是吹呢!我说的句句属实!挚友本来就如此厉害,挚友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类了!不愧是我深爱着的酒吞!”

酒吞咳了咳“本大爷确实很厉害。”他想了想,继续说道“这几次救我命都谢谢了啊。你怎么做到的?”

茨木回答道“守护挚友是我的责任啊,挚友不用说谢谢。守护灵能施展一定的法术,我只不过用法术稍微阻止了一下那个恶灵的动作,让挚友能够安全逃脱而已”

酒吞点了点头“你还挺厉害的,晴明说,那可是个大家伙”

茨木开心得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儿“只有足够强大才配做挚友的守护灵!”

酒吞笑了笑,关了灯,却仍然能看到茨木那双金色的瞳子专注地看着他“本大爷睡了啊”

茨木点了点头“挚友睡吧,我会守着你的”声音沉稳,有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

(三)

————————————————
这篇完了再写点文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