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这次,换我来守护你了(三)

(二)

这边,食梦貘一脚踹开了巫蛊师那间破房子的烂门“老头儿!怎么样,弄死那小子了吗”那肥大的身躯挤了进来,嘴里还大口地嚼着肉脯。

巫蛊师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碎成两半的黑色木块皱眉。“那小子不知道找了谁,竟然把我的赤舌给弄没了,可惜了,我养得可费力了”

食梦貘愤怒地冲过来抓着巫蛊师的衣领把巫蛊师拎起来“死老头!劳资花了这么多钱你他妈失败了!”巫蛊师瘦骨嶙峋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他哆哆嗦嗦地说“我…我还有一只恶灵……更…更厉害”

食梦貘这才松手,巫蛊师一下子摊在地上。食梦貘一把钱砸到巫蛊师面前“他妈你这次再失败劳资找人弄死你”然后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巫蛊师一边捡钱一边回答着“是是是…”

等巫蛊师捡了钱到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食梦貘走远之后,他才关上门,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妈的,要不是看在你有钱的份上,谁他妈听你的。”巫蛊师骂完喝了口水,又到他的那一排排宛如中药店的药材柜一样的柜子前面,打开一个上面写着“寄生魂”的小抽屉,拿出里面和之前那个小木块相似的黑色木块,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发出尖利刺耳的笑声“要不是那家伙花了大价钱,我还真不舍得。嘿嘿,宝贝儿,这次可全靠你了…”

·

第二天晴明和黑晴明把源博雅喊来,大天狗自然也跟着来了。大天狗追随大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恰好今天休假。

黑晴明说“据我所知,这城里会这种歪门邪道的也就那几个,我们挨家去找?”

晴明问道“饲养恶灵的有谁?”

黑晴明摇了摇头“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晴明看向源博雅他们,源博雅一拍胸脯,自信满满地说道“我也许可以找到人帮忙,我认识的人可多了”

晴明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去八百比丘尼那里问一问,路上要是遇到熟人也可以打探一下”

四人出发了。走过一个小巷口,瞥见几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小混混围着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哥要钱,似是要动手,源博雅看不下去,自己走过去“你们在干什么!”还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几个混混也就是些没几两肉的,仗着人多欺负人家胆小的,源博雅一个弓道教练那一身漂亮肌肉可是实打实的,几个人倒是被吓住了,那个小哥赶紧就跑了。

源博雅说道“你们几个,帮我点忙”

几个小混混看源博雅只有一个人,胆子大了起来,一个黄紫绿毛的吊儿郎当地说“我们帮你忙?你谁啊”

源博雅再次挥舞了一下拳头“配合点,小心我收拾你们”

小混混仗着人多,张牙舞爪地似要冲上来打一架,源博雅也撸了撸袖子。这时候一只手搭上了源博雅的肩膀,源博雅一看,大天狗也过来了,大天狗冷漠地看着几个小混混“你,就那个头发五个颜色那个,进所里好几次了吧,等会儿打架斗殴再进去关个十来天,喜不喜欢”他说的是几个混混的老大,那混混也认出了大天狗,连忙点头说道“警察同志我错了,我一定好好配合”

源博雅这才满意“你们,帮我去打听打听,这城里,有哪个神棍会干那种,给人下咒的坏事儿”

那混混脸色一变,又马上恢复了,谄笑着说“神棍都是骗人的,那里有谁真有这本事”

晴明和黑晴明也过来了,看到混混变脸色他们就知道这混混一定知道什么,源博雅眼珠子一转,对混混说道“你不用这么小心,只是最近有个家伙惹了我,我想整一整他”

混混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什么人,凑过去捂着嘴对源博雅小声说道“那您可算找对人了,我认识城东那边一个老头,能往人身上搞些脏东西,被整了的人要倒几天大霉呢。不过那老头仇家有点多,我刚才这不是,怕您是来寻仇的嘛”

那混混领着源博雅他们,一边走一边问道“不知道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惹了大哥您啊”

源博雅瞥了晴明和黑晴明一眼,冷哼一声“那个人,我妹就喜欢跟着他瞎转悠,还一天带着我对象到处跑,你说气人不气人”

混混连忙答应道“是是,这种人,非得好好整一整”

晴明和黑晴明满脸黑线。

混混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小胡同深处的破房子前,看着那扇破破烂烂的木门,源博雅问道“你说那神棍就住这里?”

混混点了点头“那大哥,路带到了,我先溜了”

源博雅抹了抹裤兜,摸出一百块钱,揉成一团丢给混混“谢谢了啊”混混眉开眼笑,平时打劫几个穷学生也就几十块钱。

几个人站在那门前,大天狗问晴明“怎么样”

晴明皱着眉头看了看这房子“整个房子都被黑压压的怨气笼罩,那老头怕是养了不少恶灵。”

黑晴明看向晴明“叫酒吞过来吗?”

晴明点了点头“那就过来吧,早点解决了免有后患”

·

酒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茨木看着他,手机响了起来,酒吞拿起来一看,是黑晴明的电话,那天他存了个号码

“喂,找到线索了”

“博雅这次倒派了点用场,我们现在在那个下咒的老头屋子这里,我给你地址,你过来吧”

“好”

酒吞把电视关了,和茨木对视一眼“走吧”“嗯”

昨天晚上月亮被乌云笼罩,不是施法的好时机,巫蛊师就没有动作。今天他正给寄生魂吸食着他用毒物练出来熏香点燃后的烟雾,门又被一脚踹开了,他以为是食梦貘又来了连忙过去“大爷别急我今晚就行动”却看到源博雅一行六个人闯进来。

巫蛊师脸色大变“你…你们是谁!怎么擅自闯进来了!你们这是私闯民宅!”

源博雅一脚把老头踹倒在地“你干的些什么腌臜事情!还好意思说我们私闯民宅,你这怨气冲天的破屋子,谁想来啊”

巫蛊师听了这话以为生意上门了,正要回话,却看见了酒吞那头标志性的红发,食梦貘可给了他酒吞的头发和照片。

一瞬间明白了这可不是什么生意,巫蛊师咬牙切齿道“该死,没想到真被找上门了。算了,正好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养的寄生魂的厉害!”他嘴里念念有词,抓起一旁杯子把杯子里的墨绿色液体倒在桌子上的黑色小木块上面,桌子立即被腐蚀了一个大洞,木块掉到地上,却仍旧完好无损,一团红色烟雾从木块了冒出来,渐渐凝练成一个形体,张牙舞爪地朝几人扑过来。

茨木一下子挡在酒吞前面,手上的一团黑雾凝成的球飞向寄生魂,把寄生魂的身体打出一个大洞,却又瞬间恢复了,只是寄生魂的颜色却是淡了几分。

那边巫蛊师看到这一幕,抓起桌子上另一瓶东西咕咕喝了下去,眼中闪烁着幽绿的光芒,他口中念叨着咒语,寄生魂的颜色再次浓郁到红得发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寄生魂可是我用自己的守护灵炼制而成的,专门就是克制别人的守护灵。”

晴明几人的守护灵也扑上来帮忙,源博雅的守护灵是黑豹,咬了一口寄生魂却被毒翻在地。晴明的守护灵是神龙,在空中转了一圈,降下神雷劈在寄生魂上,寄生魂再次被劈得暗淡下去,巫蛊师也喷出一口血,却也是乌红的颜色。“该死”他锤了锤桌子,割了手腕拿杯子接了血泼向寄生魂,自己下一秒却被源博雅和大天狗按到在地不得动弹。

巫蛊师见状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他冲寄生魂大喊“死也要拖一个走!”寄生魂得了命令整个扑向一旁的酒吞,酒吞来不及躲闪,一道白色身影挡在他面前,和寄生魂的红色碰撞在一起霎时发出耀眼的光芒,酒吞被刺得遮住了眼。

等他再看,茨木跌在地上,颜色暗淡的马上要消散的样子,寄生魂已经消失不见了。茨木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还是…我…要厉害一些啊哈哈…”

酒吞跪倒在地上,想要去把茨木抱起来,手却依旧穿了过去。茨木握住了他的手,“我抓住了,很温暖”他笑着,慢慢闭上了眼睛,身体似要消散,晴明赶紧掏出一个小纸人念着咒语让茨木的魂魄附上去。他转头看向大天狗和源博雅,巫蛊师已经被他们绑了起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把他带上。”

几个人走出门,黑晴明往墙上贴了几张符,念了个咒语,熊熊大火烧了起来“这些害人的东西还是消失了好”

(四)

——————————————————
不会写打斗啦啦啦(行了吧其实你什么都写不来)
没人看!我也要!写完!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