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夜青】开车不喝酒 喝酒不开车(下)

*你们要的后续 瞎写 (上)

“别瞎闹。”青坊主擦了擦嘴角,再次把酒精检测仪递到夜叉面前。夜叉这次很配合的吹了气,确实没喝酒。

“你可以走了。”青坊主把东西收起来朝夜叉敬了个很标准的礼,习惯地说了一句“一路顺风。”

夜叉却不急着走“这么久不见,你不想我?”

“都分手了,有什么好想的。”毕业后夜叉被送到国外读书,自然分手了。

“别啊,我可是天天都心心念念着你的。要不咱们去喝一个?”夜叉眨了眨眼睛。

“你不是不爱喝酒吗。我还要值班。”青坊主摇了摇头。

“那得看和谁喝了不是,我还记着你原来喝醉了有多可爱呐。”夜叉笑嘻嘻地说,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换班啊?”

青坊主低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夜叉注意到他的手表很旧且十分眼熟“还有一个小时。”

夜叉抓住了他的手腕,低头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抬头看着青坊主,笑得格外灿烂“还戴着我送你这表呐。”

“没坏就一直用而已。”青坊主抽回了手,淡淡地说。事实上他已经修了很多次了,总不能让夜叉太得意。

夜叉又伸出自己的胳膊,捞起袖子露出手腕,系着一条红绳,穿着几颗玉珠子,“你送我的我也一直戴着呐”
青坊主有几分晃神,这表是过生日夜叉送给他的,后来夜叉过生日他没什么钱买礼物,索性把他一直戴着的据说是出生的时候他奶奶去求回来作为护身符的玉珠子手链送给了夜叉。

夜叉趁机又亲了他一口,青坊主再次羞怯地推开他。“在国外这些年我可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呢,回来却找不到你了”夜叉的语气有几分委屈。

青坊主有些惊讶,更多却是他不想承认的欣喜。国外的环境他知道有多开放,夜叉又是那种招蜂引蝶的类型,能做到这个地步算是为难他了,记忆里夜叉是不会对他说谎的不过仍然习惯性地说着怼夜叉的话“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你是不是也还喜欢我?不然你该说关你什么事的。”夜叉仿佛发现了什么,抓住青坊主的手兴奋地说道。

“随你怎么想吧。”青坊主甩开他的手,语气依旧淡漠地说道。

“你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吗,我等着你,然后去你家那边吃夜宵怎么样。我还不知道你现在住哪儿呢”夜叉继续说着。

“随便你吧。”青坊主依旧很敷衍。心里却是高兴的。

夜叉就站在那里陪着青坊主,一直跟青坊主讲着什么,青坊主时不时应他两声。一个小时过得很快,换班后青坊主也不推脱,坐上了夜叉的车。夜叉系上安全带,正要启动车,突然又转过来看着副驾驶座的青坊主,再次邪魅一笑“上了我的车就是我的人了。”青坊主没理他,夜叉无趣地把头转了回去认真开车。

车开出去几十米,他突然听到青坊主很轻的一声“嗯。”

心情大好的夜叉一不小心就闯了个红灯,赶紧下车看了看“幸好没有摄像头。”

青坊主瞥了他一眼“我看见了,扣分。”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