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焉知非福

茨木是一个佣兵,最近在疯狂接委托任务。

佣兵工会推出一项活动,完成一个委托任务有机会随机获得一张兑换卷,集满五十张可以兑换相应的超级佣兵的雕塑一个,是用魔法石造的,原尺寸与真人一般大小,也可以缩小到大概六分之一大小,且每款限量一个。

他一直崇拜着超级佣兵之首的酒吞,于是每次最新任务发布时就抢下了所有有机会获得酒吞兑换卷的任务。任务五花八门,从杀野猪除恶狼,到斩狮鹫取龙鳞,什么奇奇怪怪的都有,而绝大多数都是高难度的任务。然而茨木看都没看任务的内容,只要在奖励里看到酒吞两个字就接下来。他上一秒接到任务,下一秒就冲出了工会大门,踏上了做任务的道路。

酒吞作为超级佣兵之首,想巴结他的人数不胜数。佣兵中一直在传他喜欢红叶,甚至为红叶买醉,这次活动一出,他就收到一些红叶的兑换卷,然而也并不多,因为任务难度不小,外加佣兵工会也为了讨好他,把他的兑换卷和红叶的兑换卷放在同样的任务奖励里,而这些任务绝大多数都被茨木接走了。

茨木白天黑夜连轴转,除了在路上小憩一会儿基本没有休息过,身上的伤好了又添新伤,每次都赶在新任务发布之前去交付完成的任务,然后又接下一堆任务。

是日,酒吞到工会转悠,一个工会的工作人员临时有事儿,酒吞就帮他接待一会儿交付任务的佣兵。

一个身上到处裹着厚厚的绷带,右臂吊在胸前,但仍然腰背挺直的家伙走到窗口。这里的挡板是用魔法加持过的,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而里面的声音传到外面也不太一样,这是为了保护工会的工作人员。所以这个家伙并不知道里面坐着的是超级佣兵之首的酒吞。

那家伙用左手并不方便地从身前的魔法袋里掏出一大把任务卷轴和信物递给酒吞,任务难度都很大,然而这个佣兵的脸却很稚嫩,让酒吞怀疑他甚至没有成年。

“请检查一下”佣兵的声音听起来沙哑而疲惫。

酒吞将卷轴和信物一一对应确认无误,然后依次放入了身后的魔法阵,魔法阵闪烁了一阵光芒之后将这些传送走了,相应奖励出现在法阵中央。

酒吞给佣兵拿过来,他有些惊讶地发现奖励中的兑换卷都是红叶的。这家伙喜欢红叶?

佣兵接过奖励,把除兑换卷以外的一股脑塞进包里,却是认真地看了看兑换卷,随即发出失望地叹息“为什么都是红叶的呢……”

酒吞有了几分兴趣“怎么?不喜欢?”

佣兵坦率地点了点头“这些任务明明有几率得到酒吞的兑换卷的,可我得到的全部都是红叶的,之前的任务也全部是这样。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啊?”佣兵不禁有些怀疑。

“你这么喜欢酒吞吗?”

“当然!他强大的实力应该是每个佣兵追求的极致!”提到酒吞,佣兵的眼中的疲惫瞬间被狂热取而代之。

酒吞再次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疯狂迷恋他的佣兵,年轻的面庞说不出的可爱,身上的绷带让他心疼地皱起了眉头。他鬼使神差地掏出一瓶伤药又递了过去“传送阵卡了一下,还有一份奖励”

佣兵礼貌地向他致谢后又去接了许多任务,难度同样不小,正巧工作人员回来了,酒吞干脆悄悄跟着佣兵离开了工会。

右臂的伤痛也没让茨木想过停下来,他找出一份最近的任务卷轴,上面的任务是去附近的一座高山上取回一枚巨鹰的蛋。

来到山脚,茨木抬头望了望,山体陡峭高耸入云,完全看不到山顶。他想了想,拆掉身上的绷带,右臂也放了下来,拿出刚才领到的奖励中的伤药认真地上起药来。伤药的效果出乎预料,不少大的伤口都结痂了,小伤口基本痊愈只留下淡淡地疤痕,连右臂的痛苦也缓解了不少,基本可以活动了。不过直接爬上去是有些困难了,茨木只好选择走山路上去。

不过茨木的速度,即便是走路上山也要不了太长的时间,只是山上也是杂草丛生,还有各种危险的植物,若是状态好,从悬崖那边上山对茨木来说也是如履平地,省时省力,此时却只能走这山路。

到了山顶,他躲在石头后面,看见巨鹰在老老实实地守着蛋。巨鹰自己体型庞大翱翔之际遮天蔽日,然而蛋却和鸵鸟蛋一般大小,所以并不用蹲在上面孵蛋。

委托人是想得到巨鹰做宠物,茨木没有必要与巨鹰搏斗,只要拿到蛋就可以了。尽管茨木爱好战斗,也不会鲁莽地冲上去。他很清楚巨鹰的习性,它必定在日落之时外出捕猎,因为这会儿是各种魔兽归巢的时间,人类和魔兽约定俗成的规矩,这个时候不战斗更不偷袭。然而巨鹰卑劣的性子让它专挑这个时候去猎捕食物,而它的蛋此时也是安全的。

茨木耐心地等待着。到了日暮,巨鹰走到悬崖边上,抖了抖翅膀,再次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放心地飞了出去。

茨木快速来到巨鹰巢边,手刚伸向一颗蛋,却被毒液喷了一脸,眼睛也遭了殃。原来打巨鹰蛋主意的可不止他一个,一条毒蛇藏在这里蓄势已久。茨木闭上眼睛凭着方位感躲到了附近的草丛当中,从眼睛传入大脑的剧烈的疼痛终是让他晕了过去。

酒吞藏不住了,他先去抓了蛇,当即取出蛇胆,又从魔法袋里拿出净化药水,洗干净茨木脸上和眼睛里的毒液,又把蛇胆给茨木喂下去。然后抱起茨木下了山,走之前还不忘带走了一个巨鹰蛋。

他找了个山洞,从山上削下一块巨石当做石床搬到山洞里让茨木躺在上面。不满意茨木的身体状况,又给茨木喝下一瓶疗伤药水,然后就坐在旁边等着茨木醒来。

茨木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黑暗,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用手在自己面前挥了挥,果然是看不到的。他的手失望地垂了下去,然而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没事的,蛇毒还有一点余毒导致你的眼睛暂时失明了,我给你吃了蛇胆,应该七天之内就会好了”

茨木这才放心,又问道“是你救了我吗?”

酒吞“嗯”了一声。

茨木感激地说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我叫茨木,不知道恩人叫什么”

“不用叫我恩人,叫我酒……酒天就行了”酒吞故意压低了声音以免被茨木听出来,毕竟在王国庆典游行中大多数人都见过他听过他的声音的。

茨木坐了起来,有些懊恼地用拳头使劲锤了一下身下的石床“我果然还是不够强大,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与酒吞比肩呢”

酒吞安慰地揉了揉茨木的头说道“你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但还缺少一些细致和谨慎。”

“谢谢鼓励,我会向这方面努力的。”茨木点了点头,又紧张起来“但是现在看不见还是多有不便。而且这七天里万一有人先凑齐了兑换卷把酒吞的雕塑换走了可怎么办”

酒吞说道“在你看得见之前我不会离开的。至于雕塑,据我所知,那些任务相当困难,一般人是根本不敢接的,就算接下了,在七天之内也不可能完成五十个任务。”

茨木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松了口气,并没有意识到“酒天”为什么这么清楚他所说的内容。

接下来的七天里,酒吞和茨木一直呆在山洞里,茨木的魔法袋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水,而他又无法忍受缺乏战斗的日子,便试着请求酒吞和他对打。酒吞欣然答应。

失去视觉让茨木对周身的环境更加敏感,对战斗状况的分析从依靠所见再做出反应变成了身体本能的反应。而酒吞的进攻强度也随着茨木的适应而逐渐增强,能让茨木感受到足够的压迫感,然后使自己不断提高突破。而茨木的努力和对战斗的狂热也让酒吞十分欣赏他。

有酒吞做陪练效果是相当显著的,至少如果再发生同样的事情,茨木已经可以通过本能反应躲开毒液了,这对现在的茨木来说相当简单。

到了第八天,茨木睁开眼,适应了久违的光明之后,他发现,山洞里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看了看魔法袋里剩下的食物,却发现里面堆满了他上次接的所有任务的信物。毋庸置疑,是“酒天”放的,他还找到了一张纸条“这些你拿去交任务吧,就当是朋友送给你的礼物。你的挚友”

茨木也没有客气,又来到了佣兵工会。通过窗口把东西都递了过去。拿到的奖励中,一如既往,全是红叶的兑换卷,茨木失落的拿出袋里其他的兑换卷,加上这些,足足五十张,全部都是红叶的。他把兑换卷递给工作人员“这些兑换卷请收回去吧,雕塑就不用了。”

然而工作人员接过去后却又递给了他一把钥匙,茨木接过钥匙,仔细看了看,有些迷惑“这是?”

工作人员回答道“请稍等片刻,将有专人向您解释”

茨木等了几分钟,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熟悉的感觉让他转过身去喊道“挚…酒吞大人?”

酒吞笑了笑“认不出我了吗”又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茨木?”

茨木惊讶地看着酒吞,酒吞拉过茨木握着钥匙的手“这是本大爷家的钥匙”

“啊?”

“雕塑得不到,给你真人还不满意吗?”酒吞揉了揉茨木的头顶,这是他这七天养成的爱好。

巨大的惊喜让茨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得用力地点了点头。

从此酒吞和茨木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
高三太忙了
委派任务派了茨木却得了红叶碎片的无奈

我的意思是!就算得不到酒吞的碎片!我也可以!抽到他!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