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甘之如饴

当管家上门的时候茨木母亲是十分惊讶的,她没想到她的丈夫精挑细选了这么久,最后选择了这样一个年轻人,不过刚刚成年的年纪,甚至他们的儿子都可以叫他一声哥哥。

尽管放心丈夫的眼光,她仍然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酒吞“这个年轻人真的能行吗?管家还是要经验丰富一些的更好吧。”

茨木父亲摇了摇头“经验丰富不一定就得是个老头子。别看他年轻,能力相当不错。反正以前没有找管家也没什么问题,主要还是让他照顾茨木的生活。说不定年轻人反而更懂小孩子。”

由于夫妻二人太忙,茨木母亲在好友的提议下决定找一位管家,主要还是为了照顾茨木。

听了丈夫的话茨木母亲想了想也认同了,万一找了个老头子来把她的可爱的小儿子教成了一个小古董可怎么办。

“你先去见一见小少爷吧,他现在该在花园里玩呐。然后把他带过来。”茨木母亲对酒吞说道。

酒吞点了点头,礼节无可挑剔地告退后走向花园。

当他看到茨木的时候,茨木正坐在花园里的秋千椅上,女佣在旁边护着小心茨木掉下来,茨木两条小短腿在空中荡着,都够不到地,不过他倒是很开心,咯咯地笑着,还去扯秋千架上的花藤。

酒吞踩着松软的草地走过去,脚步很轻,茨木看到他过来,夺目而张扬的红发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笑着冲酒吞挥了挥手“大哥哥你好啊”

酒吞伸手拂开茨木头顶上的一片叶子,然后单膝跪在茨木面前,比坐在秋千上的茨木略低一些。他抬头看着茨木“小少爷您好,我是新来的管家酒吞。”

茨木对他相当感兴趣“我们家第一个管家哎!管家哥哥你好!”眼睛亮晶晶的,好像里面有星星。

酒吞站起身把茨木从秋千上抱下来“夫人让我带您过去。”茨木点了点头,乖巧地跟着酒吞走了。

茨木看到母亲,马上双臂张开跑了过去扑进母亲的怀里“妈妈!”

茨木母亲抱住了儿子,揉了揉茨木柔软的短发“对这个管家满意吗?以后就由他来照顾你了哦”

茨木用力地点了点头“管家哥哥超棒的!”

·

在茨木家里当管家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因为其他的事情都各自早有安排,酒吞的任务不过是照顾茨木的饮食起居。他整天和茨木待在一起,也不会有太多的事,茨木也不是顽劣的小孩儿,相当乖巧,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酒吞没事儿就教茨木认认字儿画画画儿带着茨木做做运动,茨木对这些很好奇,觉得酒吞什么都懂。他觉得酒吞简直是最厉害的人,甚至比他爸爸还厉害。

茨木已经上幼儿园了。因为想让茨木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所以茨木父亲选择把茨木送到一所普通的幼儿园。酒吞来了茨木却不乐意再去幼儿园了,他想和他的管家哥哥待在一起,酒吞却是笑了笑“小少爷在幼儿园乖乖听话回来我就教您功夫”就像崇拜奥特曼能打怪兽的孩子一样,茨木一直想让酒吞教他功夫。酒吞觉得不过是小孩子一时兴起,也就没答应。

茨木得了酒吞的许诺,开心地去了幼儿园。

过了几日,酒吞放学去接茨木的时候,茨木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个纸折的帽子“管家哥哥,这是今天手工课老师教我们折的帽子!送给你!”酒吞嘴角抽搐着接过了帽子——绿色的。茨木兴奋地补充道“管家哥哥的头发和大红花是一个颜色的,所以我特地用和叶子一个颜色的纸折的!”酒吞无奈地牵着茨木的手快速回到车上。茨木坐在后排,酒吞把帽子递给他拿着,给他系好安全带,茨木拿着帽子还要往酒吞头上带“管家哥哥你试试,肯定很好看!”

酒吞:?????

当然酒吞还是选择原谅了茨木。

·

酒吞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开始教茨木一些最基础的拳脚功夫,不过小孩子,也就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就当活动身体。

然而令酒吞没有想到的是,茨木格外认真,几岁大的孩子,学起来倒是一丝不苟,一点也不偷懒,即便觉得累了也没叫嚷过。酒吞这才发现,他的小少爷不仅仅是朵可爱的小红花。

酒吞一直陪伴着茨木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茨木并没有去读什么私立贵族学校,却也一直都是读的本市最好的重点学校。他逐渐脱去小孩子单纯天真,然而对酒吞狂热的崇拜却是与日俱增。

茨木父亲也测试过酒吞的身手。令人咋舌的是,他最厉害的一个保镖,特种兵退伍,也打不赢酒吞。他也才放心地把茨木的安保工作交给酒吞。

酒吞和他的小少爷一直尽量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从来不曾过度亲密,却也并不疏离。茨木倒是一直想尽办法亲近他的管家哥哥。

酒吞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到茨木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他会一直做茨木的管家,帮助他。

然而,感情慢慢就变质了。

是日,酒吞按照日常流程去叫茨木起床,当然,穿衣服这些茨木六岁开始就不需要他了。然而茨木却裹在被子里不出来,酒吞走到床边,轻轻掀开茨木的被子,茨木又马上裹了回去,半晌才抓着被子露出半张脸,眼睛不好意思地看着酒吞,脸色通红。

是不是生病了,酒吞摸了摸茨木的额头,并不烫,然而茨木却被这个动作激得浑身一哆嗦。

“少爷,怎么了?”酒吞问道。

“你出去……我…我要换衣服…”茨木的声音很小,酒吞差点没听清。

茨木换衣服从来没避过酒吞,酒吞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贴心地从衣柜里拿出今天要穿的衣服,又拉开抽屉拿出一条内裤一起放在床边,然后走了出去还顺手关好了门“您换完了的衣服放在床边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酒吞送了茨木去上学回来给茨木洗衣服。茨木的衣服从小到大都是他手洗的。当酒吞搓着茨木被体液浸染的内裤时,他突然意识到,茨木长大了。然后便是一股油然而生的欣慰,茨木是在他的照顾下,从一个小包子长成现在的少年郎。欣慰之外却还有更多的欣喜,这是酒吞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欣喜。

他有些困惑。

然而始终没有消除。

几年后的一天,酒吞开车去学校接茨木回家。在校门附近停好车,酒吞下了车,刚好就看到茨木和同学一起走出来。酒吞正要走过去,却看到那个同学递给茨木一个粉色的信封,还在跟茨木解释什么,茨木有些尴尬地接了过去,然后警惕地看了看周围,似乎生怕被什么人看见,然后把信封放进了书包侧兜。

酒吞装作没看见,这才跟茨木挥手示意,茨木看见他也挥了挥手,跟同学道别后小跑过来。酒吞习惯性地去帮茨木拿书包,茨木却一反常态把书包紧紧地护在怀里“今天…不…不用管家哥哥拿了。”

酒吞突然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这叫做愤怒,他第一次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格外冷漠“是怕被我看到那封信吗?”说着一下子把信从书包侧兜里抽出来。

茨木一瞬间被吓得浑身僵硬,他站在那里,怀里还紧紧地抱着书包,甚至屏住了呼吸。他忐忑不安地看着酒吞打开了信封,紧张得像被家长发现了考零分的成绩单。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地跳动。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害怕被酒吞发现。

信的内容无疑是小女生的情书,语言含蓄羞涩,酒吞从茨木晃了晃信,坐进了车后排,然后示意茨木也进来。茨木立马顺从地坐了进去。

“小少爷果然很受欢迎啊”酒吞的语气还是有些冷漠。他确定自己在生气,但是生气的原因却好像是自己藏的小心翼翼的宝藏被人发现了一般,又有那么几丝他不允许的欣喜,他的小少爷那么好。

但是好到别人也喜欢上了他。

茨木大气不敢出,酒吞又问道“您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您也喜欢她吗?”

茨木慌乱地解释道“不不不我绝对不喜欢她的”,他还在不停地摇头,那频率让酒吞觉得茨木要把头甩掉了。

酒吞一瞬间如释重负。他制止了茨木继续甩头,语气温和了很多“这些女孩子只是喜欢您的外表和家世,她们根本不了解您又怎么会真心喜欢您”他为茨木否定了其他人的喜欢。

茨木连忙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管家哥哥才是真心待我的,最喜欢管家哥哥了”说完盯着酒吞,眼睛亮晶晶的。

酒吞突然明白了,“我也最喜欢少爷”语气有些僵硬,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说的时候有多么紧张,那种秘密随时会被发现一般的紧张。

等晚上茨木休息之后酒吞回到自己房间里才长出了一口气。

一切终于是明了了,没有什么令人困惑的了。

他喜欢他的小少爷。

一股罪恶感涌上心头。

他的小少爷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对他毫无保留,干净,纯净,他却对他有这样的心思。

这是见不得光的。

他甚至有些无法面对茨木,他以这样的心思待在茨木身边,他对茨木的每一份好都是有私心的。他不敢想象茨木知道后会以怎样厌恶的眼光看待他。

酒吞向来是个冷静的人,对待感情却似乎完全做不到冷静。怎么冷静得下来啊,他的小少爷那么好,如阳光一般纯净温暖,如火焰一般炽热明亮。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茨木眼睛亮晶晶地,认真而专注地盯着他的模样。他甚至想立即跑到茨木面前把这份情感表达给他。

这是酒吞自懂事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情。

他拿出手机,找到青行灯的电话,她现在是一个心理医生“我可能需要找你谈谈”

·

次日

“什么事儿啊,酒吞大佬。快说吧,我这里可是按小时收费的。”青行灯坐下,看着办公桌前的酒吞笑着说道。

酒吞知道她在逗他,他颇为沉重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喜欢上了我家雇主。”

“哦?”青行灯瞬间来了兴致“人家可是有妇之夫,你好这一口。”

酒吞瞥了青行灯一眼“是我家少爷。”

青行灯依然很感兴趣“多大了?”

“今年16岁。”

“呵,您可都28了,还喜欢老牛吃嫩草呐。”青行灯啧了一声。

“这个年龄差距很大吗”酒吞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意识。

“12岁,也不算特别大吧”青行灯想了想回答道。“那你告诉他了吗”

酒吞摇了摇头“当然没有。”

“那你去告诉他啊,万一他也喜欢你呢。”青行灯鼓励道。

酒吞又摇了摇头“他那么好,怎么会喜欢…”喜欢男人。

青行灯不满地敲了敲桌子“酒吞同志,没想到你思想这么迂腐,喜欢男人怎么了,不都是喜欢吗,喜欢可不分什么高低贵贱。你也说了你的小少爷很好,那么他怎么会对感情有什么偏见呢。”

……

酒吞无言,他想了想仍然摇了摇头“他还太小了。”

“十六岁已经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了,谈恋爱不是正合适吗?这个年纪的感情是最纯粹最美好的。”青行灯脸上满是憧憬。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青行灯有些好奇。

“不知道…可能更早吧。”他回忆起了当初的欣喜。

“总之你先将这份心意传达给他吧。”青行灯最后总结道。酒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起身告辞。

今天晚上依然只有茨木一个人用餐,酒吞遵守着管家的本分站在一旁。茨木很久以前邀请过酒吞一起,被酒吞坚决拒绝后方作罢。

饭厅只有他们两个人,却并不觉得清冷或者尴尬。茨木吃完擦了擦嘴,对酒吞说道“管家哥哥,以后我叫你挚友好不好。”他们语文课讲到语言得体,对朋友的关系还有这些称呼专门做了了解。他不想和酒吞只是管家和雇主的关系,他想和酒吞有更加亲近的关系,于是他找到了这个词,挚友,最真挚最重要的朋友。尽管他还是认为不够。

酒吞却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他的小少爷是想和他成为朋友吗,不这远远不够。无法压抑的感情让酒吞拒绝了茨木“不行。”

茨木失落地低下了头。

“茨木,”酒吞却接着郑重地叫了他的名字,茨木抬起头看着酒吞,酒吞从来没这么叫过他,然而酒吞接下来的话更让他瞪大了眼睛“我喜欢你,所以,不想成为你的朋友。”

茨木显然十分局促不安,酒吞看到茨木的反应心已凉了半截“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恶心,我会选择辞职离开的。”酒吞转身就要走“我去写辞职信。”

然而茨木拉住了他“挚友,”他擅自用了这个称呼,酒吞转了回来“我想,我并不讨厌”茨木想了想,又继续认真地说道“或者说,我也喜欢你。”

·

并不明了茨木父母的态度,两个人偷偷谈起了恋爱。

这种感觉格外刺激。以前普通的互动,都变得格外甜蜜,尤其是茨木父母在的时候,一个眼神的交流都能让茨木甜到冒泡。

这样的关系又持续了两年。

两年后茨木高中毕业,满了十八岁。茨木母亲本想为茨木准备一个盛大的成人礼,被茨木拒绝了。他只想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这是酒吞第一次和茨木一家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是茨木父亲特意邀请他的,感谢他对茨木多年的照顾。

茨木格外的开心兴奋,喝了不少酒。酒吞注意着礼节,只小喝了几口。看着茨木脸上的红晕,他放下筷子“对不起失陪了,我想把小少爷送回卧室去。”茨木父亲点了点头。于是酒吞扶着他的小少爷上了楼。

茨木母亲向酒吞的背影投入赞许的目光“你的眼光真的没错啊,再也找不到比酒吞更对茨木用心的管家了。”

而这位用心称职的管家此刻正关着房门把他的小少爷压在床上亲。他忍耐太久了。一直顾忌着茨木还小,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只能自己纾解。茨木并不反抗,迷迷糊糊地回应着酒吞,酒吞的手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茨木的衬衫扣子。

突然房门敲响了,酒吞动作瞬间停了下来。茨木意识不太清醒没什么反应,不满地哼了两声。

“酒吞你在里面吗?你有没有给茨木准备醒酒茶。”茨木母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没有的话我兑了一杯蜂蜜水,你端给他喝吧”她也想尽一点母亲的责任。

酒吞理了一下自己和茨木的衣服,拿被子把茨木盖上,茨木还有些迷糊而疑惑地看着他。然后酒吞打开了房门,茨木母亲端着一个放有蜂蜜水的托盘,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口。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麻烦太太了”说着他鞠了一躬正要把蜂蜜水接过去,茨木母亲却从他旁边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了茨木床边,把蜂蜜水放在了床头柜上。

因为醉酒,茨木睡得很快,酒吞开个门的功夫他就已经睡熟了。茨木母亲爱怜地撩开了茨木因为刚才的动作而被汗打湿的额发“看来现在他不用喝了。有这么热吗?头发都汗湿了”说着她稍微掀开了茨木的被子。

酒吞被吓得一哆嗦,索性茨木母亲没有看出什么。

茨木母亲坐着看了儿子一会儿后就起身出去了,还吩咐酒吞好好照顾茨木。

酒吞点了点头把茨木母亲送出房门,然后把门关好也回来坐到茨木床边。

他忍不住在茨木额头落下一吻。

又忍不住吻上茨木柔软的嘴唇。

然后被有事回来找酒吞的茨木母亲看见了。

因为怕吵到茨木,她并没有敲门。

“你你你……”茨木母亲脸上充满了惊讶愤怒,还有厌恶。

酒吞发现自己并没有惊慌,这一天早晚会来的,只不过现在来的有点太早太突然了。

“对不起,太太,我喜欢茨木。”酒吞深吸了一口气,坦然道。

“你跟我出来。”茨木母亲的声音颤抖着,依然十分愤怒。

·

酒吞,茨木父亲,茨木母亲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你看看你选的好管家,我说他怎么对茨木这么好,原来对茨木有这种恶心的想法!”茨木母亲激动地对茨木父亲说道。

“酒吞,”茨木父亲相比之下冷静许多,然而他也无法接受这个事情“既然这样,你自己离开吧。以后不要和茨木见面了。”

同时他拿出一张卡,从桌上滑到酒吞面前“密码六个零,这里面的金额足够补偿你照顾茨木这么多年了。”

酒吞拿起卡冷笑一声,毫不留恋的掰断后扔回茨木父亲面前“这就打发本大爷了?”

茨木母亲气得发抖,失去了往日的风度,她手颤抖地指着酒吞“这还不够吗!你还想要更多吗?”

“本大爷只想要茨木。”酒吞手指叩着桌面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茨木父亲失去了耐心,他站起身,“请你离开我家。”

酒吞也站起来“离开可以,但本大爷不会放弃茨木的。”说完就去他的房间收拾东西,他自己在外面也有住处,所以要带走的东西也不多,一会儿就收拾好了,抱着纸箱,走到门前时留恋地望了一眼楼上茨木房间的方向,然后推开门,大步离开了。

等茨木醒来,却看到他的母亲坐在他床边,他的父亲现在旁边,满脸严肃地看着他“父亲母亲,怎么了?管家哥哥呢?”他没有看到酒吞。

他母亲冷哼一声“你还想着那个不要脸的同性恋。你知道他对你有什么龌龊的心思吗!”

茨木被他母亲的态度吓到了,他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要脸的同性恋”刺到了他,他态度僵硬地顶了回去“那么很遗憾,母亲,你儿子我也是‘不要脸的同性恋’!”

茨木母亲瞪大了眼睛“你…”

“我也喜欢他。”茨木闭上眼睛说道。

“看来你需要好好反思一下。酒吞我已经让他离开了,我会把你送去国外上大学,等出国手续办好就送你走。这几天不许出门。别想着见酒吞了”茨木父亲开口,有些不耐,说话的内容也是毫不留情。

“你们不能这样!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茨木大吼。

他的父亲母亲并不在乎他的抗议。

茨木想过溜出去,却被保镖拦了下来,他甚至和保镖发生了打斗。然而并没有赢。这又让他回忆起了酒吞的强大。

他的挚友果然是最厉害的,不论是身手还是学识。如果有人愿意听,酒吞的好,他可以说上三天三夜。

不是酒吞做的饭他一点也吃不下,短短几天整个人就瘦脱了型。茨木母亲看着茨木这样又急又气又心疼,茨木父亲态度却很强硬“不吃饭就打营养液,等过段时间他适应了没有酒吞的日子就好了。”

一个星期后出国手续办好了。茨木走路已经很吃力了,他坐在轮椅上被推到大门外上车。

被酒吞看见了。

酒吞这段时间一直在茨木家外晃悠,想找机会见茨木。却没见茨木出来过一次。大概猜到茨木被禁足了,不过他还是不死心。

看到茨木瘦削的样子酒吞心肝都要痛死了,他养的那么好的茨木,几天没见就变成了这幅模样,行动甚至要坐轮椅。

他没有开车过来,只好先回家了。能远远地看茨木一眼他就很满足了。

只是茨木瘦骨嶙峋的身影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想回到他的茨木身边好好照顾他。

茨木去机场半路上被截了。

是他父亲生意上的对手食梦貘。他一直和茨木父亲竞争激烈,想绑架茨木来威胁茨木他父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但茨木以前一直被酒吞保护得滴水不漏,所以一直没有成功。

然而他派去盯茨木家的人报告,酒吞不知道为什么被茨木家辞退了。而且今天酒吞也并没有出现在茨木同行的人中。

食梦貘终于找到了机会,花了大价钱雇了这群人来绑架茨木。

没有酒吞茨木的安保力量显得十分薄弱,食梦貘雇的人并没有花大力气就成功绑架了茨木。饶是绑匪,在绑茨木那双骨节突出的手时也觉得看着造孽。

破旧的仓库里,食梦貘嚣张地给茨木父亲打电话,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诡异而刺耳,却没有改变食梦貘声音里的得意和张狂“真不知道你们发什么疯,居然会把酒吞辞退。不过倒是给我行了方便哈哈哈哈哈哈。茨木在我手上,识相的话就放弃这次竞标,否则别怪我,嘿嘿嘿嘿嘿。别想着报警,后果你很清楚。”

食梦貘说完就挂了,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茨木父亲愤怒地锤了桌子一拳“只会搞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茨木母亲慌乱地看着他“这可怎么办!这次竞标真的这么重要吗!就不能放弃吗?你快想办法救我们的儿子啊!要是茨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说着低低地哭了起来。

茨木父亲轻轻地拍了拍他太太的肩膀“别哭了,我已经定位到茨木的位置了,我当然会想办法救茨木的。食梦貘这个人根本不守信,就算我放弃竞标他也不会让茨木回来的……在他得到他想要的之前茨木暂时应该是安全的。”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是事到如今,普通的保镖根本救不出茨木……”

茨木母亲抬起头看着他,眼中还闪烁着泪光“难道…还是要找酒吞?”

茨木父亲无奈地点了点头。

茨木母亲苦笑着“到底还是阻止不了他们俩。”

·

酒吞在大天狗开的酒吧里一杯一杯地猛灌高浓度的酒,大天狗拿过酒瓶不让他喝,酒吞又去抢他手上的瓶子“给本大爷酒……本大爷又不是给不起钱…………茨木……茨木…”

大天狗看不下去“你这都成什么样了!茨木会喜欢你这个样子吗!”

酒吞胡乱地摇头“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去招惹他……他啊,就该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一直闪耀就好了…”

这个时候酒吞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摸了半天没摸到口袋,大天狗帮他把手机拿了出来看着来电显示有些惊讶,还是接了拿给酒吞。

“喂?谁找本大爷啊?”

电话那头传来茨木母亲有些微弱的声音“酒吞…茨木被绑架了…”

“什么?!”酒吞的酒立马醒了,“本大爷才离开多久你们就让茨木出了意外!他根本不该待在你们身边!”

“对不起我们错了!求求你救救茨木!我们不会再阻碍你们了!”茨木母亲的声音已经是有几分哭腔。

酒吞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现在只担心着茨木的安危“谁绑架了茨木,他们把茨木带到了哪里!”

“是食梦貘,他们现在在城东D区的那个废弃仓库里。”茨木父亲接过了电话,他说完沉默了几秒,然后接着道“如果你能救出茨木,我们不会再阻止你们,我还会给你提供更好的发展资源……”话还没说完就被酒吞打断“现在还讲这些做什么!等本大爷救出茨木再和你们谈条件!”

酒吞接过大天狗准备的醒酒药一口吞下,喝了两口水就跑出了酒吧,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城东赶去。

酒吞到了仓库附近下了车,他打望了一下,仓库外只有两个人守着,而且很散漫的样子。酒吞绕过这边到了仓库的后门,那边并没有人把守。他谨慎小心地进入仓库,尽量找不被人发现的死角。他们这里枪支管控相当严格,食梦貘应该最多搞到不超过三把枪。

他进来的时候就戴上兜帽遮住了他的红发。终于是到达了仓库中央地带。那里大概有15个人,食梦貘拿着对讲机,跷着腿坐在中间空地上的一把凳子上,茨木被绑着扔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晕了。酒吞看着茨木单薄的身影抑制住自己想要马上过去打死食梦貘的冲动。

突然一个人跟食梦貘打报告“老大我去外面找个地方放放水。”

食梦貘不耐地挥挥手“去去去,懒人拉屎尿多”

那个人朝旁边一侧门跑去,酒吞悄悄跟了上去。等那人拉好裤子正要回去就被酒吞从背后打晕了,没来得及发出一点声响。酒吞跟这个人互换了外套之后把这个人绑起来,嘴塞住藏了起来,这里随处都是乱丢的麻绳。刚好这个人也喜欢扣着兜帽,酒吞冒充他走了回去。

食梦貘见他迟迟没有回去,不免起疑,刚想再派个人去看看,酒吞就出现在了门口。食梦貘骂了一声“你小子是他妈去拉屎还是吃屎去了!这么墨迹”

酒吞低着头朝食梦貘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老大,我刚才在外面捡到个东西,你看看会不会茨木他家那边送来的”说着从口袋往外掏着什么。

“哦?拿来看看,他们居然找到这里了吗?”食梦貘凑过去看酒吞掏出来的东西,却一下子被酒吞制住,酒吞按住他的肩膀,刀架在他脖子上“放了茨木!”

“你!你是酒吞!”食梦貘惊叫出声,他周围的手下马上围了过来。

“就是本大爷!还不快放了茨木!”酒吞用力掐了食梦貘一把,食梦貘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尖叫“本大爷说过,谁动了茨木一根寒毛本大爷都不会放过他!”

食梦貘把自己的命看得最重要不过,他身体抖得像筛糠,哆哆嗦嗦地说“给…给茨木松绑…”

他的手下对视一眼,一个人走上前解开了茨木身上的绳子,茨木幽幽醒来,抬起头,惊喜地看到酒吞“挚友…”声音相当虚弱,酒吞忍住不去把茨木抱在怀里,对茨木说道“你过来拿我裤兜的手机给你父母打电话通知他们”手上丝毫不敢放松。却没注意到食梦貘悄悄从裤兜里摸出一把小手枪。

事实上酒吞高估了食梦貘的能力,他只搞到一把手枪自己用。他把枪握在手里,子弹早就上膛了,他悄悄对准茨木,扣动扳机那一下还是被酒吞察觉到。然而来不及阻止他,酒吞送开食梦貘扑向茨木把茨木抱在怀里,“嘭—”子弹打入酒吞背部,鲜血顿时侵染酒吞的衣服。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警笛的声音。食梦貘骂了一声“****”又对准酒吞开了一枪,然后带着人跑了。酒吞身体猛地颤抖一下,仍然把茨木紧紧护在怀里。茨木脸色煞白,不停地喊着酒吞“挚友…挚友……”

酒吞强挤出一个笑容安慰茨木“本大爷在…就不会让别人……动你一根寒毛的……”然后便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茨木父亲带着一群警察冲进来,看到酒吞这样也不禁骇然“快,帮个忙把他抬到车上去!”几个警察上前,也不敢贸然去动酒吞,怕加重他的伤势,茨木父亲想起车上还备有担架,赶紧叫人拿来,把酒吞抬到了车上。茨木一直紧紧地握住酒吞的手,一点也舍不得放开。

等酒吞醒来,看到茨木趴在他床边睡着了。他不禁伸手揉了揉茨木的头顶,茨木醒了过来,然后惊喜地抬头看着酒吞“挚友你醒了!”

酒吞轻声问道“食梦貘他们抓住了吗?”

茨木点了点头“伤害挚友的家伙,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我昏迷了多久了?”酒吞看着墙上的钟问道。

“大概两天吧”茨木答道。

酒吞皱起了眉头“你这两天是不是都没好好休息?”

茨木有些躲避地把头扭开了。酒吞心疼地拉过茨木的手,手腕细得不像话“我才几天不在你身边你就成了这幅样子,这么大了也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是想让我担心死吗”

茨木羞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挚友……是我太软弱了…”

酒吞却又安慰地揉了揉他的头顶“没关系,以后,我会继续好好照顾你的。你是个坚强的孩子”

“以后?”茨木惊讶地抬起头。

“先生说过了,只要我能救下你,就再也不阻碍我们俩”酒吞亲了亲茨木的手背。

茨木父亲从外面走进来“是的,我说话算话。另外,”他拿出一份合同“这是我们家分公司的总经理的工作合约,我说了会给你提供发展资源,你不该拘束于管家这个职务。”

“事实上,只要能和茨木在一起,无论怎样,我都甘之如饴。”酒吞和茨木十指相扣笑道。
————————————————————
两个星期没更了好像………我没偷懒!!
每天做作业到两点然后码一点××
一万字的文我找了半个小时的敏感词结果只有两个字,永远不懂lofter的点
@那你狠棒棒呦 小可爱的点文!!!(虽然吞哥没有黑XD
管家哥哥的称呼太戳我了

评论(10)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