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头像是我毋何太太给我画的人设😚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擢发难数

 

茨木在山崖下捡到一个人。

 

他刚完成任务回来,听到旁边树林里重物落地的声音,惊飞林中鸟雀。他手握住匕首,小心地走过去。

 

一个红发少年躺在地上,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年纪,似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所幸中间被树拦了一下,没有摔太严重。

 

茨木没有放松警惕,他丢出一块小石头砸在少年身上,少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轻轻走过去,确定少年昏迷过去后,把匕首收好,扛起少年走了。

 

他到了他在这里修的一间小木屋,旁边有一片不太大的湖泊,他做完任务就喜欢来这里静心。少年是第一个到这里的外人。

 

他把少年安置好,这才来观察少年,他发现少年脸色发青,身上有不少伤口,有刀剑伤,也有一些是被树枝刮擦的伤口。有一些伤口流出来的血发黑,显然是伤害他的兵器有毒。

 

茨木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脱了少年的衣服,去湖边打来水,冲洗干净少年的伤口,撒上他随身带的解毒药粉。他准备的药剂都相当管用。又拿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粒药丸,他手臂揽住少年的脖子,让少年的头抬起来,把药丸塞进少年嘴里,手指碰到少年的嘴唇,很柔软,然而非常干燥。

 

少年的伤口还在流血,流出来的血是鲜红的茨木才点了穴位给少年止血。

 

茨木就坐在这里守着少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救这个少年,他平时可没这么好心。

 

少年脸上的青色渐渐消退,脸色变得苍白。突然他猛地咳了一口,喷出来污黑的血。

 

酒吞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就像以前身体不好蹲久了站起来一样。尽管看不见,他仍然敏锐地感觉到周遭的环境十分陌生。而他自己,似乎枕在一个人的腿上。

 

“你是谁?”酒吞开口问道,声音沙哑。他坐了起来。

 

茨木能感觉到酒吞醒来一瞬间就浑身紧绷进入警惕状态。他正要开口,想了想,“我…叫红叶。我是个医女,上山采药就遇到了你昏迷在树林里。”婉转清丽的女声。红叶是他之前救过的一个小姑娘。

 

听到是个姑娘,酒吞稍稍放松了警惕。他感觉到身上的伤被处理过了,身体状况比他想象的要好,中的毒似乎也清的差不多了“我身上的伤……”

 

茨木明白过来,连忙说“在医者眼里是不忌男女的”

 

…。

 

“谢谢。”酒吞又开口道。

 

“没关系,救助伤患是一个医者该做的。”虽然他是个杀手。这也是他隐瞒身份的原因之一,“地狱鬼手”茨木,万一这个少年知道他,铁定不会信任他。

 

“我的眼睛…”酒吞的语气有几分抑制不住的落寞。或者说茫然。再者,绝望吧。

 

“你身上余毒未清,眼睛会暂时性的失明。”茨木的话给酒吞喂了颗定心丸。

 

在这里这段日子大概是酒吞和茨木经历过最安适的日子了。两人每天不过吹吹风聊聊天喝喝酒。茨木所展现出来的并不像一个医女该有的,而且他对杀人似乎比救人还擅长。酒吞很明智地没有去问茨木,就像茨木没问他的来历一般。

 

那日他们坐在湖边,微风吹拂着酒吞的脸颊,茨木递给酒吞一碗酒,酒吞浅酌了一口“等我眼睛好后,回去处理完所有事,我娶你好不好。”

 

茨木心脏漏跳了一拍,然后出口的却是拒绝的话“如果你只是出于感恩的话,大可不必。”

 

酒吞却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喜欢你。”

 

“只怕是别人救了你,你也是这样”

 

“不是的,我就觉得你好。”

 

然后就听到茨木的轻笑“那便再好不过了。”

 

数日后,酒吞喝完药,茨木给酒吞把了脉“等这药效发作,明天应该就看得见了。”

 

酒吞抓住茨木的手,摸着茨木手上明显的茧子,这不像一双女人的手,然而茨木说是常年采药所致“我终于能看见你了”

 

茨木不语,只是干笑了几声。酒吞有些不解。

 

等到酒吞第二日醒来,果然是看得见了。等眼睛适应后,他没有看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他坐起来,喊了一声“红叶!”

 

没有人回应他。

 

他走出屋子,屋外的风景正如他想象的一般,但是少了什么。是没有他想象中那个身影,“红叶”的身影。

 

他一边呼喊着“红叶”的名字,一边转悠着找。什么都没找到。他又回到屋子里,发现桌上的药碗下还压着一封信。上面没有多少内容“往东走就是我捡到你的地方。”

 

酒吞拿着信兴冲冲地走出去,向东走去。“红叶”一定是在那里等着他,他这样想着。

 

然而并没有,除了一只蹦过去的兔子,他没有看到别的会动的东西。但这里已经是他所熟悉的环境了。彻底明白“红叶”已经离开后,酒吞暂且回到了山庄,那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

 

他之前掉下山崖便是门派内斗,他父亲被害,一时大意中了那些人的计,现在该是他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时候了。

 

 

待酒吞排除异己整顿完山庄后他才有时间来找“红叶”,经过这一番变故,酒天山庄的“酒歌狂行”名声大噪,不过酒吞这个名字就只有原来那些人知道了。

 

八百比丘尼趁着山庄内大换血混了进去。只是普通的在厨房打下手的。那日她听见两个扫洗的小姑娘讨论“听说庄主大人要去找他当初的救命恩人啊”“我还听说那个人叫红叶呢,是个姑娘”“那我们岂不是要多一个庄主夫人了”“到时候有的忙了”

 

“红叶吗...”八百比丘尼记得是个不大出名的叫惠比寿的医师的徒弟。

 

八百比丘尼先一步找到了红叶,想杀了红叶取而代之,却看到红叶和吸血姬恩恩爱爱的,显然酒吞来了也不肯走。她便向红叶说了酒吞的打算。

 

“我什么时候救过酒歌狂行?”红叶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他受伤那会儿我在这里养伤呢”

 

看来是别人冒用了红叶的名字,“酒歌狂行是个霸道的人,他可不管你说什么只当你是不想跟他走编的借口。这样吧,到时候酒歌狂行的人来了我假扮成你跟他们走,你和吸血姬继续你们的快活日子。”

 

红叶虽然觉得八百比丘尼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既然是来帮她的那就随便她了。

 

于是酒吞便见到了假扮成红叶的八百比丘尼。

 

酒吞让手下把“红叶”带到庭院,他过去的时候,黑发红衣的女子站在那里等着他,他试探性地开口“红叶?”

 

“红叶”转过来,看着酒吞脸上是说不出来的惊喜,仿佛看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是你!”

 

然而酒吞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心里却没有以前的悸动,然后又听“红叶”说道“他们说我救过你,我失去了一段记忆,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跟他们来看看,虽然喊不出你的名字,但却是在梦里见过你的”

 

是因为她失忆了吗,酒吞把自己对眼前的“红叶”没有感觉归结于她失忆了。既然他没有感觉,“红叶”也忘了,他也不想娶红叶了。

 

“你愿意留下来吗”酒吞还是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红叶”笑着回答道。

 

“红叶”留了下来,在山庄里的地位仅次于酒吞。但一些酒吞父亲的老下属还是察觉到这个女人有些不怀好意,便找了杀手来杀她。

 

茨木接下了这个任务。

 

万万没想到酒吞把自己身边最厉害的护法全都派去了保护“红叶”,尽管茨木比他们都厉害许多,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拿下了,关进了地牢。

 

“红叶”让他们好好审问茨木是谁让他来杀她的,因为杀手的原则,茨木没有吐露半个字,由于相信“地狱鬼手”的职业道德,那几个发布任务的老家伙并没来灭口。

 

酒吞因为有别的事情忙,把这件事全权交给“红叶”自己裁决。等他忙完想起来,,就顺便来地牢看了看,正遇上地牢守卫掰折了茨木的右胳膊,茨木凄厉的惨叫听起来却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他走近茨木,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旁边的守卫说道“这小子身上脏得很,全是血污,别熏着庄主大人。”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却听见茨木口中无意识地低喃“吾友...酒吞...”

 

酒吞猛地瞪大了眼睛“你再说一遍!”然而茨木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然后彻底晕了过去。酒吞的心脏开始狂跳,他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是那个“红叶”不能带给他的感觉,他意识到这个人可能才是他要找的“红叶”。

 

“把他放下来!”酒吞命令道。

 

“可是...”守卫还在犹豫。

 

“没什么可是的,难得那个女人的命令比本大爷还管用吗!”

 

守卫不再坚持,连忙上前打开了墙上的手铐,酒吞抱起茨木,急匆匆地走出了地牢。

 

“快去叫大夫!”酒吞把茨木放在自己的床上对侍卫命令道。“对了,把护法们全部叫过来,不用再保护那个女人了。”

 

 

“哎,这满身的伤哟,怎么下得去这狠手。”大夫看着茨木的伤直摇头。

 

“大夫你看他的手还能接上吗”酒吞轻轻地握着茨木的左手问道。

 

“幸好没断太久,接上应该没问题,不过还好不好使就要看休养得怎么样了。”大夫点点头道。

 

酒吞的脸色并不太好,此刻他只想把这些伤换到自己身上。也许是身体到底是较普通人强壮些,茨木此刻醒了过来。他看着酒吞,有些惊喜“吾友你怎么在这里,我刚才看见你还以为是幻觉”喜悦让他忘了掩饰自己的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酒吞问道。

 

“我叫...”茨木突然想起酒吞是能看见的了“对不起吾友...我骗了你,我是杀手“地狱鬼手”茨木”

 

“不论你是谁,我喜欢你。”酒吞摸了摸茨木的头。

 

“可我不是个姑娘啊”茨木红了脸。

 

“本大爷说过要娶你,你可答应了的。”

 

“我的手是不是好不了了”茨木红着脸试图转移话题。

 

“能接上,就是不知道还好不好用。这都不重要,本大爷养你。”看着茨木低落的样子酒吞承诺道。

 

“要人养是最没用的,我一个大男人不吃软饭。”茨木有些生气的样子。

 

“好好好,茨木最厉害了。你先回答本大爷,本大爷要娶你,答不答应”酒吞的态度有些强硬。

 

“吾友才是最厉害的!”茨木更喜欢酒吞这幅姿态“既然是吾友要娶我,那我就答应了吧。”

 

“是时候找那个女人算账了。”酒吞说道,却有手下来禀报“那个‘红叶’,她,她跑了!”

 

酒吞冷哼一声“她逃不了的。把茨木害成这样本大爷是不会放过她的。茨木,有本大爷在,以后不会有人能动你一根汗毛。”

 

“我更希望与吾友并肩作战。”茨木笑着说道。

-------------------------------

标题说的是八百比丘尼那个坏女人!

呜呜虐茨宝儿我寄几都要哭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