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大概就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和脑洞

不是什么写手文手也不是什么大大太太,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看看那些优秀的太太们的作品,你们如果这样定义我只会让我羞愧难当 我只是一个喜欢酒茨的透明罢了

现在大概是个日常混更的段子手(?)orz

头像是自己画的人设哒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高三加人懒 所以低产 文笔辣鸡

【酒茨】那日将军打马过(三)

(二)
茨木在酒吞讲故事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他手放在桌子上撑着头,眼睛里闪烁着晦明不清的光芒。听到酒吞这一声喊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很清楚这一声“茨木”的意味。

但听酒吞继续说道“你还真是放心,告诉本大爷的竟是真名字。真当您茨木的大名谁不知道?”

“不去好好保护公主到本大爷这里来做什么?看看本大爷有没有通敌叛国?公主也不选个聪明点的来,派你这傻愣愣的老是露馅的,本大爷是个傻子不成。”

“因为如何掩饰也瞒不过你啊。”茨木突然笑了。

“本大爷只是想起了当年遇到红叶的时候才救了你,不过看来,那也是安排好的戏码啊。伤但是唯一认真的地方了。”

“那倒不是,只是刚好‘借助’了一下那位公子。伤嘛是上次做事不到位被师傅抽的。”

“还真是严格啊,明明你已经是最强的了吧。”酒吞有些愕然。

“公主要选驸马,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那么好。”茨木道出了来由。

“哈?本大爷可不想做劳什子的驸马,你也看清楚了吧,本大爷就是个暴脾气只会喝酒的家伙。”

“当然不是!你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你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茨木双眼亮晶晶的,认真地盯着酒吞,眼中的狂热不是假的。

酒吞默然。前几天的炸毛模式原来是压制不住崇拜而崩坏的人设吗。“总之本大爷不想做驸马,你回去跟公主说些本大爷的坏话便是了。”

“可是……吾友的坏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啊!若是吾友的优点我倒是能说上三天三夜,吾友是完美无可挑剔的!”

……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啊。

“嘛本大爷教你一些你背下来便是了。”

  

“哟茨木,回来啦。”妖狐跟茨木打了声招呼。

“嗯。”

“怎么样?跟你崇拜的酒吞重逢的感觉?”

“他根本和原来不一样,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茨木毫无感情的开始棒读,跟在夫子面前背书一般,妖狐都听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跟公主说吧。”

“哦…”茨木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妖狐还听他嘴里念叨着“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

……

“啊啦茨木终于回来啦!”彼岸花坐在位置上喝着茶,看到茨木高兴地站了起来。鬼使黑和鬼使白在旁边站着,鬼使黑没敢太放肆,悄悄地拉着鬼使白的手。

茨木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怎么样,酒吞是个怎样的人?”

“他根本和原来不一样,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府里人丁稀少奴仆的衣裳都买不起都是因为他喝酒早上出门去喝酒喝到晚上才回来……”茨木又开始棒读。

彼岸花忍不住嘴角抽搐,和鬼使兄弟面面相觑。

“……他根本不适合做驸马。”茨木说到这里终于停了下来。

“背…说完啦?”

“嗯。”茨木点了点头。

“……”

“要不然你再去观察观察吧,他总该有些优点的。”彼岸花摆摆手“现在就去吧。”

茨木眨眨眼睛,明白了彼岸花的意思后兴奋地点了点头“好!”

看着茨木飞快离去的身影彼岸花摇了摇头“茨木真是太可爱了,刚才那些准是酒吞教给他的,这个小傻瓜,看来是暴露得干干净净的,甚至和对方达成了一致。”

“呵”鬼使黑冷哼一声,“他那家伙呀一见到酒吞准一脸傻样,不漏馅才怪。”

“漏不漏馅都无所谓了吧,反正您的目的不就是把他送到酒吞那里去吗?”鬼使白盯了哥哥一眼“你也好意思说茨木。”小声说着,掐了掐手里鬼使黑的手。

“要准备收拾行李啦。”彼岸花眯了眯眼睛。

  

“哟,怎么又来啦?”酒吞正在院子里喝酒,看着茨木走进来了。

“公主让我再来观察观察。”

“哈?本大爷之前那番说辞还不能让她放弃吗?真的是个可怕的女人啊。”

“吾友如此优秀,那些话一听就是假的啊!吾友应该是最强大最……”

“停停停,你再把那段话给本大爷背一遍,一定是你的问题。”

“哦。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府里人丁稀少奴仆的衣裳都买不起都是因为他喝酒早上出门去喝酒喝到晚上才回来……”

“这不挺好挺流畅的嘛。”

两个笨蛋开始沉思。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