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陌轩🐳

我爱茨宝儿!!!!

大概就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和脑洞

现在大概是个日常混更的段子手(?)orz

头像是自设 同学给画的哒



酒茨不逆不拆|青夜青 狗博狗 双晴明 骨科兄弟 狐琴狐 血叶(吸血姬×红叶)
高举瑞金大旗
胜出!!赤黑!!!

嘛只是吃的cp,基本只产酒茨啦

cn帝桀/赦厉/陌轩
文笔辣鸡

茨木童子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就算酒吞童子不小心手肘碰了一下他,他也会觉得酒吞童子只是想和他打架然后支配他。

茨木童子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就算酒吞童子叫他滚一边去,茨木童子也会觉得酒吞童子是在支配他。

【酒茨】花火

“挚友,去看花火大会吧!”

“好。”鬼切也随同他们一起前往。

一束束光线升上天空,炸成闪闪的一片。

“挚友你看那边!还有那边!”

“嗯。”

“这些算什么”鬼切冷哼一声,点燃了一个源赖光。

一朵最大最闪耀的烟花炸开在平安京上空。

————————————
非常短小,意思到了就可以了(. ❛ ᴗ ❛.)

【酒茨】谈恋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酒吞终于答应了茨木。

毕竟茨木那样的追法没人能拒绝,事事以酒吞为先,还可劲儿地吹他。况且他还很可爱不是吗?

酒吞承认他是先被茨木的脸吸引的,再发现他这么可爱,尤其是吹他的时候,眼睛里有光。

所以在茨木再一次说“挚友快来支配我的身体吧”时,酒吞道“本大爷也想支配支配你别的。”

在一起后茨木更是把酒吞惯上了天,酒吞说看电影他绝对不说去逛街,酒吞说吃鱼他绝对不说吃鸡,酒吞说去网吧他绝对不说去图书馆。每时每刻都是一句“挚友说这样那一定是好的。”

直到那天,和大天狗还有源博雅一起去吃饭。

酒吞车开的很慢,他打望着左边的餐馆,茨木也瞧着右边的餐馆,茨木说道“那边的寿司店好像不错。”

酒吞却瞧见了那边的火锅“吃火锅吧。”

茨木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好!我给他们打电话。”

等大天狗他们来了四个人落了座。

“吃鸳鸯锅吧。”茨木道。

“鸳鸯锅的红汤不好吃,吃红汤吧。”

“…挚友说得对!吃红汤!”在大天狗他们表示随意后酒吞点了红汤。

待茨木去了洗手间大天狗突然道“你们一直都是这样吗?”

酒吞愣了愣。大天狗说的是茨木什么都听他的。

准确地说是在茨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后选择了酒吞的选择。

“你们这样茨木会累的。”

“吾友啊我们去玩点什么好呢?”这天茨木和酒吞出来约会。

“本大爷想去看电影。”

“…那好啊,我们去看…”茨木点了点头。

“你呢?你想去干什么?”

酒吞打断了他。

“我啊?我无所谓,看挚友想干啥啊,既然挚友想去看电影,那这电影一定有非常吸引人的地方。”

“茨木,”

“我们俩是你单方面和本大爷谈恋爱吗?”

“啊?”

“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能你一个人一直迁就本大爷。”酒吞拉着茨木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说道。

“可是我真的无所谓啦。”茨木从来没想过要酒吞听自己的,毕竟酒吞和自己交往已经是非常勉强他的事情了吧,再让酒吞来考虑他的感受真的是过分的要求了。

“你认为本大爷就不能迁就你吗?难道说本大爷因为听你的就会不开心吗?”

“可是你以为本大爷是为什么和你交往的笨蛋?”

“纯纯粹粹是因为本大爷喜欢你。”

“那…我想去游戏厅。”茨木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耳朵尖尖有些红。

“走吧。”

————————————————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啦 很短的小文章😝

【酒茨】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下)

(上)

酒吞和他女朋友一起出行被狗仔拍到了。

尽管酒吞立即发博声明那并不是他女朋友,然而肯定是没多少人相信的。

茨木收到了酒吞的短信“我的车停在在你们小区门口,你过来,穿上次活动穿过的那件t恤。”

茨木按酒吞的要求穿好了出门,还带了顶鸭舌帽,尽管一点也遮不住他那头大白毛。不过在那个广告大火之后,模仿茨木发型的人多了不少,倒是没什么稀奇的。

一辆非常普通的面包车停在约定的地方,茨木走过去,车门从里面打开了,酒吞招了招手,茨木坐了上去。

“去中央广场。”酒吞跟司机说道。

车出发了。酒吞对茨木说道“我们俩换个衣服。”他身上也是上次活动穿的那件。

茨木点了点头,伸手就要掀自己的t恤,酒吞看着茨木露出了腰上白皙的皮肤眼睛闪了一下,伸手去按住了茨木的手“等等。”

茨木不解“怎么?”

“…没什么。”酒吞收回了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茨木悄悄瞟了好几眼,酒吞笑了“本大爷身材好吧,不过你也不错。”

茨木猛地点了点头“吾友身材超棒的。”

司机是酒吞的经纪人,是个小姑娘,还是酒茨cp粉,她开着车,通过前面的反光镜悄悄咪咪地看着后面,看到酒吞和茨木脱衣服咽了咽口水。酒吞注意到它,把自己衣服扔到茨木身上,茨木抓着悄悄咪咪闻了闻酒吞的味道。

“好好开车。”

“哦!”小姑娘被抓了现行,赶紧收回了目光认真开车。

到了中央广场,两个人下了车,身上已是穿着对方的衣服。

“我们去干什么呢?”茨木问道。

“去逛街。最近上了部新电影去看看吧,和咱们广告是一个导演来着。”酒吞说着伸手去拉茨木的手。茨木没反抗,顺从地和酒吞十指相扣。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角落,茨木抱着爆米花,酒吞伸手过来拿总是碰到茨木的手,茨木便一直把手放桶里等酒吞伸手过来。“你怎么不吃?”酒吞感觉到茨木这样,只当茨木不想吃了,顺手喂了茨木一颗“还蛮甜的。”

“吾友喜欢甜的?”茨木问道。

“是啊。”

“那我也喜欢!”茨木说着开始狂吃爆米花。酒吞哭笑不得。

两个人各自有小心思,电影也没看进去多少。“咱们接下来去干嘛?”

“去吃甜品怎么样?”酒吞问道。

“好!”

“喜欢吃榴莲吗?”

“吾友也喜欢吗?这里有家很棒的榴莲甜品店咱们一起去吧。”茨木兴冲冲地拉着酒吞前进。酒吞感受着茨木掌心的温度,忍不住笑了一声。

“怎么了?”茨木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感觉心情挺好的。”

到了甜品店茨木掏出了会员卡“好久都没自己来了,都是让经纪人来买的,她不喜欢榴莲,每次都得磨半天。”茨木说着伸手指了一堆甜品“全都来一份,多拿个勺子。”

然后他们坐到了甜品店最角落的位置。甜品上来了,茨木一边吃着一边兴高采烈地跟酒吞说哪样比较好吃,他们吃着不同的甜点,酒吞吃到什么好吃的就用自己的勺子喂茨木一口。突然茨木停了下来,小声说道“有狗仔。”

酒吞翻了个白眼,敲了一下他的头“才发现。”

茨木像突然想到什么了一样,兴致一下弱了,酒吞也没多问他,还是在喂他,茨木还是一口吃下,不过神情没那么高兴了。

“那咱们回去了吧。”吃完甜品酒吞说道。

“嗯。”茨木点了点头。酒吞拉着他的手走,茨木这次没有紧紧地回扣住,只是松松的任酒吞拉着他。

回到车上茨木沉默不语,半晌说道“应该会盖过你和你女友的事儿了吧。不过她会吃醋吧。”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觉得被本大爷利用了?”

“能帮到吾友是我的荣幸。”茨木这样说着,表情没有多高兴。

“本大爷真没有女朋友。”酒吞突然说道。

“哎?”茨木有些惊讶“可是,我上次都看到了的。”

“那是本大爷表妹。”

“以及,刚才那些事,看电影也好,拉手也好,喂你吃东西也好,都是本大爷真心想和你做的。”

“这…”

“怎么?讨厌本大爷吗?那送你回去我们就减少往来,尽量避开同一部戏,省得你看着本大爷心烦。”

“不是这样的!”茨木急了。

“那是怎么样?不讨厌,那是喜欢咯?”酒吞突然笑了,拉住怔愣着的茨木亲了一口。

“全是榴莲味儿。”茨木假装嫌弃地瘪了瘪嘴。酒吞忍不住大笑。

两人一波麦麸成功把绯闻盖了过去,不少人也发现两人穿得是对方的衣服,把这当做酒茨实锤。导演趁热打铁,放出了广告第三弹。

一张白狮皮等于一大笔钱。

红发男子看着这条消息,又看了看那边盯着不远处角马群的狮子,他沉思着,最终从包里掏出了匕首,他招呼了一声,狮子兴奋地跑过来,扑向他,然而狮子的身子停住了,他不解地看向插入自己腹中的匕首,而后又看向男子,眼睛里只有迷惑没有仇恨。

狮子倒了下去,男子看向自己的手,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良久,他重新背上背包,留下狮子的尸体,独自离开了。

第三弹放出后不少人直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真人cp刚撒完糖,广告里怎么就Bad Ending了,也有更多人表示狮子最后那个眼神太揪心了,大家一定要好好保护野生动物,一时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窜上了热搜第一。

酒吞V:虽然广告里狮子尸体被遗留在了草原上,不过本大爷已经把大猫猫牵回家了【查看图片】//巫蛊师电影V:公益广告第三弹~【视频】

茨木喝些水看着酒吞微博,下面的评论差点让他一口喷了出来。

巫蛊师电影:酒茨真的在一起了啊!!!!我他妈炸成烟花了!!

导演掉码了。

——————————

【酒茨】那日将军打马过(三)

(二)
茨木在酒吞讲故事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他手放在桌子上撑着头,眼睛里闪烁着晦明不清的光芒。听到酒吞这一声喊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很清楚这一声“茨木”的意味。

但听酒吞继续说道“你还真是放心,告诉本大爷的竟是真名字。真当您茨木的大名谁不知道?”

“不去好好保护公主到本大爷这里来做什么?看看本大爷有没有通敌叛国?公主也不选个聪明点的来,派你这傻愣愣的老是露馅的,本大爷是个傻子不成。”

“因为如何掩饰也瞒不过你啊。”茨木突然笑了。

“本大爷只是想起了当年遇到红叶的时候才救了你,不过看来,那也是安排好的戏码啊。伤但是唯一认真的地方了。”

“那倒不是,只是刚好‘借助’了一下那位公子。伤嘛是上次做事不到位被师傅抽的。”

“还真是严格啊,明明你已经是最强的了吧。”酒吞有些愕然。

“公主要选驸马,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那么好。”茨木道出了来由。

“哈?本大爷可不想做劳什子的驸马,你也看清楚了吧,本大爷就是个暴脾气只会喝酒的家伙。”

“当然不是!你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你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茨木双眼亮晶晶的,认真地盯着酒吞,眼中的狂热不是假的。

酒吞默然。前几天的炸毛模式原来是压制不住崇拜而崩坏的人设吗。“总之本大爷不想做驸马,你回去跟公主说些本大爷的坏话便是了。”

“可是……吾友的坏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啊!若是吾友的优点我倒是能说上三天三夜,吾友是完美无可挑剔的!”

……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啊。

“嘛本大爷教你一些你背下来便是了。”

  

“哟茨木,回来啦。”妖狐跟茨木打了声招呼。

“嗯。”

“怎么样?跟你崇拜的酒吞重逢的感觉?”

“他根本和原来不一样,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茨木毫无感情的开始棒读,跟在夫子面前背书一般,妖狐都听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跟公主说吧。”

“哦…”茨木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妖狐还听他嘴里念叨着“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

……

“啊啦茨木终于回来啦!”彼岸花坐在位置上喝着茶,看到茨木高兴地站了起来。鬼使黑和鬼使白在旁边站着,鬼使黑没敢太放肆,悄悄地拉着鬼使白的手。

茨木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怎么样,酒吞是个怎样的人?”

“他根本和原来不一样,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府里人丁稀少奴仆的衣裳都买不起都是因为他喝酒早上出门去喝酒喝到晚上才回来……”茨木又开始棒读。

彼岸花忍不住嘴角抽搐,和鬼使兄弟面面相觑。

“……他根本不适合做驸马。”茨木说到这里终于停了下来。

“背…说完啦?”

“嗯。”茨木点了点头。

“……”

“要不然你再去观察观察吧,他总该有些优点的。”彼岸花摆摆手“现在就去吧。”

茨木眨眨眼睛,明白了彼岸花的意思后兴奋地点了点头“好!”

看着茨木飞快离去的身影彼岸花摇了摇头,满脸姨母笑“茨木真是太可爱了,刚才那些准是酒吞教给他的,这个小傻瓜,看来是暴露得干干净净的,甚至和对方达成了一致。”

“呵”鬼使黑冷哼一声,“他那家伙呀一见到酒吞准一脸傻样,不漏馅才怪。”

“漏不漏馅都无所谓了吧,反正您的目的不就是把他送到酒吞那里去吗?”鬼使白盯了哥哥一眼“你也好意思说茨木。”小声说着,掐了掐手里鬼使黑的手。

“要准备收拾行李啦。”彼岸花眯了眯眼睛。

  

“哟,怎么又来啦?”酒吞正在院子里喝酒,看着茨木走进来了。

“公主让我再来观察观察。”

“哈?本大爷之前那番说辞还不能让她放弃吗?真的是个可怕的女人啊。”

“吾友如此优秀,那些话一听就是假的啊!吾友应该是最强大最……”

“停停停,你再把那段话给本大爷背一遍,一定是你的问题。”

“哦好的。他脾气差又性格不好又自大整日说着什么本大爷天下第一只会喝酒吹牛喝完酒还撒酒疯墙都被他打穿看着风风光光其实家产都被他喝酒胡乱挥霍完了府里人丁稀少奴仆的衣裳都买不起都是因为他喝酒早上出门去喝酒喝到晚上才回来……”

“这不挺好挺流畅的嘛。”

【酒茨】那日将军打马过(二)

(一)

酒吞不知道夜叉那天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夜叉说什么也不来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见着茨木就收起来,然后就是十二分的警惕。不过,谁管他呢。

巫蛊师这日神秘兮兮地拉着茨木,老脸笑得皱起来像朵菊花,看得茨木有些发毛“您要做什么?”

巫蛊师拿出一个包袱,“小公子,这是将军穿过的衣裳,您穿上铁定好看,快拿去试试吧。” 

看着巫蛊师“慈祥”的笑容,茨木接过了包袱“谢谢您了,我会试试的,您回去歇着吧。”说着在巫蛊师“和善”地目送下进了屋子。

茨木把包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几件红黑色为主的穿起来干练行动方便的衣裳,他抱起衣服把脸埋在其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还可以闻到酒吞的气味。有一件衣服掉回了桌面,茨木的手突然接触到一个柔软的丝织品的质感,和酒吞那些耐操的衣裳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把那件衣裳抽了出来,是一件红色的裙子,绣着精致的暗纹。“这也是酒吞穿过的吗”茨木有些迟疑,“管家该是不会错的,原来吾友也穿过女子的衣裳,那我也要试一试。”

茨木脱下身上的衣裳穿上了这条裙子,正系着腰上的系带酒吞喊着他的名字推门进来“茨木!来看看这是什么!”见着茨木却愣住了,脸上表情瞬间消失,他冷冷地开口“你从哪里拿来的这条裙子。”

茨木看着酒吞有些无措,他不知道为什么酒吞看见这条裙子这么大反应“是管家拿给我的,说是你穿过的。我不可以穿吗?我马上脱下来!”

酒吞盯着他看了几秒,表情微微柔和了一点,深吸了一口气“算了,你爱穿穿吧,不过本大爷可没穿过这女子的衣裳。”说着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走了。罐子落在桌子上重重地“咚”了一声,那是夜叉拿给他的饴糖,他想着茨木或许喜欢吃,拿来给他尝尝。

酒吞走后茨木很利落地把裙子脱了,在桌子上的衣服里翻了翻,最后还是穿上了原来穿的仆人装。又抱起罐子打开闻了闻,然后又盖好放在了桌子上。

晚上茨木照常去酒吞院里吃饭,看见酒吞他有些不知所措“坐吧小子”酒吞却一如常态。

茨木坐了下来,僵硬地扒拉着眼前的米饭,酒吞“噔”地把两大罐酒放上桌子“来,在本大爷这里可不能不喝酒,酒是个好东西,像夜叉那种不懂喝酒家伙就只能去找和尚喝清茶,那有什么意思。之前你伤未好没让你喝,今天你可跑不了。”

“酒是个好东西”酒吞话音刚落便见着茨木抱起一坛酒猛灌“嘿你小子,慢点,本大爷这酒可烈着呢”

这话说完,茨木又“当”地把酒坛子搁回了桌上,酒吞瞅了瞅,坛子已经空了,茨木却面不改色,坐得稳稳当当,只是打了个饱嗝。

“你小子还不错嘛”伸手去拍了拍茨木的肩膀,茨木抬起头来傻傻地看着他,又傻笑着“挚友”。

酒吞不禁摇了摇头“喝醉了还挺安静。”酒吞自己也抱起坛子喝了一大口,“你知道那是谁的裙子吗”语气骤然变得有些沉重,对着喝醉的傻愣愣的茨木,这更像是自说自话。

酒吞刚到边塞军队的时候相当不习惯杀人,看着敌人在面前倒下脸上惊恐的神情和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酒吞脸色惨白,却也抓紧了手中的刀,否则他就是倒下的那一个。

然而久而久之他开始麻木,挥刀砍人如同砍菜切瓜,只是尽量一刀解决,身手倒是愈发精进。军营里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只有一些兵痞流氓会讲些下流的荤话段子。酒吞从来不与他们为伍,他像一只孤傲的狮子,拥有着强大的实力睥睨着这些鬣狗。

京都的人们不会猜到在边塞竟然会有一个这般热闹的小镇。他们生活在边塞军队的庇护之下,有一些经营生活必需品的小商贩会跟随运送粮草的军队来到这里。敌方一直被己方压制,小镇的生活反常的祥和。不少将士会来这里平复打完仗的戾气。

酒吞先前有意磨练自己,从未来过这个小镇,这是他第一次来。走在小镇的街道上,看着左右来往驻足的人群,这里仿佛不是一个边塞小镇,而是一个普通的镇子。

他走向一个小酒馆。自从来到边塞,他还未喝过酒,来此喝上几口,也不敢喝多了。却见门口几个穿着军衣的人去拉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年纪可小,看着只有十一二岁,再看那几个小卒,衣服松松垮垮,脸色潮红,醉醺醺的,酒嗝喷到小姑娘面前,小姑娘手直扇。酒吞是认识他们几个的,世家弟子送过来贴金的。没上阵杀几个敌人,欺男霸女做的坏事儿倒是一桩桩的。酒吞早瞧着他们几个不顺眼,他们在前头浴血奋战,死的都是好男儿,却让这些腌臜玩意儿活下来了。

酒吞走了过去,那几个小卒还没理会他,他便一脚踹开了一个人。那人被踹在地上扭动了几下,酒精麻醉了他的神经,并没有哀嚎,倒在地上倒是睡着了。其他几个人倒是清醒了些,然而依旧摇摇晃晃的,一人抬起手指着酒吞,手还在抖着“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酒吞冷笑一声“我是你大爷!”话语间拉过这人抬起的手臂就将他摔倒在地。其他几个彻底清醒了,骂骂咧咧地跑了,腿脚发软还踉跄了几步。

“小姑娘过来。”酒吞对着那小姑娘招招手。

小姑娘乖巧地站了过来。“叫什么名字?住哪儿,本大爷送你回去。”

“我…叫…红叶!住…没有住处了,我跟着我哥哥来的,哥哥死了。”红叶声音不大,
说话的时候左手拇指一下一下轻轻地抠着食指,酒吞也不深究她的来历“你跟本大爷来吧。”

酒吞带着红叶回了军营,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去喝了两口小酒。红叶就坐着盯着他,还咽了咽口水。

回到军营,没有谁有过这么一个妹妹,也没有谁见过谁有一个妹妹。但是红叶还是留了下来,在火头军那里帮帮忙打下手,酒吞想着大概是哪家跑出来的小丫鬟。有个小姑娘军中倒是多了几分生气,不过红叶并没有和其他人多来往,只是每日追着酒吞“吞哥擦汗”“吞哥喝茶!”“吞哥好厉害!”“吞哥超帅!”眼睛眨巴眨巴的,金色的瞳子特别漂亮。其他人也喜欢打趣他们俩“红叶,你以后是不是要做酒吞的新娘子啊?”

红叶眨巴眨巴眼看着酒吞,酒吞冷哼一声,仰头喝酒,红叶扭过头来“吞哥同意就成。”酒吞当时就呛了口酒。

平静的日子没有几天,很快又开战了。酒吞挥舞着大刀冲入敌军,他自己游刃有余,却见敌军一名弓箭手拉弓对准了夜叉,夜叉没有发觉。一声惊弦,长箭破空而来,酒吞伸出左臂挡下了箭。夜叉喘了一口气却发现酒吞伤口开始流出发黑的血“箭上有毒!”他连忙掰断箭外面的部分带着酒吞离开。

回到营地,酒吞虽然还能看似稳定的坐在那里,脸色却已发白。红叶在旁边,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角,另一只手攥紧了,看着酒吞的伤,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军医过来了,看了看酒吞的伤“这得用灵芝才能解毒,只是这营地哪里有什么灵芝。附近的山上倒是有,不过离敌军阵营太近了。”

夜叉道“最近的城里肯定有,我现在就出发!”说完他便冲了出去。

军医给酒吞先处理了伤口,却发现红叶出去了,想着许是跟夜叉一路去了,也没太在意。

笠日夜叉带着药回来了,却是一个人回来的。酒吞问道“红叶呢?”

夜叉把药给了军医“我怎么知道?她不在营地吗?”

酒吞心里咯噔一下,军医也道“不好!这丫头该不会去采灵芝去了吧,这会儿也不回来,该不会是被敌军发现了!”

“红叶去了便没回来,后来交战敌军将领说他们抓到个小姑娘杀了。呵,本大爷的新娘子就这么没了。”酒吞语气并不轻松“这条裙子那之前我去给她订的,忘了说她的身量,做出来你也穿得了。红叶是个单纯的姑娘,所以,你该知道,她的衣裳不是你穿得的。”

“茨木。”

(三)